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合家欢】
【合家欢】
2002-9-25 
(乱文)合家欢1 

***********************************   潇洒的题外话: 

  仍然是乱文,只不过,这一次恐怕并非一夜情那么简单了。喜欢的朋友就看 一下吧。 

  本文是朋友指定要我搞,因为文是他们给我的,所以,别问我文章来源于什 么地方,问我也不知道。 

  另外,此文以前有没有朋友翻译过,我不清楚,如果有的话,请大家告诉 我,我便好就此罢手,先谢谢各位了。 

  我是懒人。现在才给曾经在“父女乱伦夜”中支持过我的大大们的谢意吧。 (一起来,够懒了吧?) 
*********************************** 
              Chapter 1 

  当丈夫的手伸入她的内裤中,轻轻地把紧紧地包裹着她的下体的丝质小内裤 往下推,一直推过她那纤细的腰部和宽厚的髋部,一直推到她那紧紧地翘起的臀 部下面时,蒂娜.辛普森的口中开始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这一刻,她早已经期待。自从午饭后,她已经向丈夫发出他熟悉的暗示,她 在不断地告诉他,她迫切地想跟他作爱。 

  都是那份该死的工作。每天下午,她都要面对着男性的裤裆,每当她看着他 们两腿间那个紧而挺起的部位时,她自己的小淫穴就会在不知不觉中作痒,淫液 在里面越来越充盈,最后往外渗出,那真是难受的下午! 

  蒂娜三十四岁,但从外表看,她仍然相当年轻,性感迷人,若果把她跟十多 岁的时候相比较,她的变化好像不太大,只是现在,她更显得成熟得多,也性感 得多。 

  当然,如此一个美人,结交的异性男友肯定不会少。只是,真正能够满足她 的性需要,能够正常地给她性满足的,却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丈夫——戴夫。 
  她跟戴夫,真算得上是一条藤上的瓜,在床上,她们是棋逢对手,每次,只 要他一上她,他的抽动永远都是那样快速、那样狂野、那样频密,她的感觉总是 那样的满足、舒服。 

  现在,他们的游戏就要开始了。在丈夫脱她的衣服的时候,她也把她那纤纤 五指摸到丈夫的下体上,握着丈夫那正在迅速膨胀,伸长的肉棒抽动起来,然后 口中忽地悄声问道:“你肯定孩子们已经全部睡着了吗?” 

  “是的,已经全部睡着了,别担心,亲爱的。”戴夫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摸 到她胸前的肉球上,用力地揉动起来。 

  “约翰在几个钟头以前就睡着了,现在,恐怕他已经进入了梦乡,正作着明 天的橄榄球比赛的梦,可能他正梦见自己持球触地呢。我的宝贝。” 

  蒂娜一边用手轻轻地抚弄着他那粗大、呈紫酱般颜色的龟头,轻轻地上下抽 动着。 

  “茱莉呢?”就在他的手揉弄着她那敏感的肌肉时,她的口中似在发问,也 像在呻吟般道。 

  “在茱莉的房间,灯倒是亮着,不过,你也知道,她有个坏习惯,很容易在 看书的时候入睡。”丈夫说完,有点不耐烦地对她说道:“好了,亲爱的,我倒 是不担心他们,我只要想你那个热辣辣的小穴。” 

  为了让丈夫的手更容易伸以她的秘处去,蒂娜把她的两腿往外张开,让戴更 容易地把手摸到她的隐穴中。果然,丈夫的手一摸到里面,就很熟练地用手指压 住她的小秘沟,慢慢地往下滑着,一直滑到她的小淫穴上,慢慢地插入她那个发 紧、多汁的部位中。 

  她呻吟了。 

  他的手指从她那个湿淋淋的地方抽出,再快速地插进去,他的另一只手并没 有动,仍然在摸着她胸前那个高高地隆起的肉球,他用两只手指轻轻地捏着她乳 房上端的那颗小樱桃般的乳头,反复地拧着,揉着。她的身体开始不断地扭动, 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高了。 

  “唔……,呀……戴夫,那种感觉真美。” 

  戴夫知道她美,所以,他的手指不但在她那个小淫穴中快速地抽插,其它的 手指也极其熟练地不断地在她那个柔软的肉丘上来回搔动起来。 

  她熬不住了。她的呻吟声更大,她的淫意更浓。 

  “噢,噢,戴夫,我已经受不了了!湿透了,湿透了。我已经湿透了。来 吧,别浪费时间了。” 

  事实上,戴夫已经知道她无法再忍受了。因为,当他的手指插入她的小牝穴 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手指当即被一股润滑的淫液所包围,暖暖的嫩肌,也在轻 轻地蠕动着,不断地吸着他的手指。从那个美丽的小穴中,一股女人的异香慢慢 地渗出,直冲戴夫的鼻孔。 

  “噢,我的天,宝贝,你的身体很热,”戴夫并没有依从蒂娜的意思,只是 不断地用他的中指抽插着她那个正在不断蠕动的小穴。“噢,你看,亲爱的,湿 透了。” 

  “那么,干我吧。用你那坚硬的大肉棒插我吧。亲爱的,我要你那又大又粗 的大肉棒。” 

  蒂娜口中一边说着,她的屁股一边在扭动。在扭动中,她背靠着戴夫,张开 了大腿,蹭蹭磨磨地用自己的股沟不断地擦着丈夫那早己坚硬地勃起的肉棒,不 断地摇动着。她的手伸下去,轻轻地握着肉棒,疯狂地对着自己那个早已经湿透 的小穴插进去。 

  进去了,光滑的龟头沐浴着她体内的充满着暖意的淫液,慢慢地挤进蒂娜那 个仍然有点作紧的小穴中。 

  蠕动、湿润且娇嫩的肌肉,紧紧地包围着他的大龟头,刹那之间,他仿佛遇 上了一堵墙,一堵用水门汀倒成的墙,它再也无法插进去了。 

  肉墙,紧紧地夹着肉棒,只是,墙壁却在不断地蠕动着,给戴夫一阵爽爽的 感觉。那爽快的感觉从龟头上开始,电殛般地袭向大脑,他再也不想浪费时间 了,他一刻也不能再等待了,他要干她。于是,他驾驭着自己的大肉棒,慢慢向 着妻子那个娇嫩、美丽、充满着饥渴的小肉穴,不断地插向她的身体的深处。 
  “噢,你终于来了,我多么充实!”蒂娜口中一声长呤,她的两腿在渴望的 呻吟中高高地张开,然后,紧紧地翘在丈夫粗壮的腰部上,她用自己的脚后跟, 紧紧地贴着丈夫那个结实的臀部,勾着他的股沟,一松一紧,不断地随着自己的 需要而发出暗示。 

  墙松了,戴夫觉得自己的大肉棒像一根钻子,一根无坚不摧的电钻子,它不 断地钻着,不断地把那堵紧紧地堵在它面前的墙粉碎,撕裂,然后再深深地钻进 去。进了,虽然,縻肌仍然那么紧紧地裹在它的肉棒,但它们已经为它让了路, 此刻,道路已经畅通,它可以长驱直进,一直向着花芯进发了。 

  戴夫的下体,是有力的,他完全可以一直撕破她的小穴的防线,但他不愿意 那么干,他会在縻肌的紧紧包围中轻轻地退出,然后,再沿着那已经让他掘开的 通道,轻轻一滑,肉棒就滑进去了。 

  “啪”,他悬在两腿之间的小肉袋不断地晃动着,随着肉棒的深入,两只小 肉丸撞在她的屁眼上,发出轻轻的响声。 

  “呀……”屁眼传来一阵酥痒,更撩起小穴的无尽的渴求,蒂娜忍不住再次 地呻吟起来。 

  “啪啪啪”撞击声一开始,就从没有间断。 

  “噢噢噢”随着小肉丸每一次的轻轻掠过,蒂娜呻呤在不断响起。 

  “美……我要飘,噢……我……唔……” 

  不知道如何表达,才能把自己现在的感受说出来! 

  “呀!”戴夫也在低闷地呻吟着,肉棒被挤压,快感始终不断,他不得不呻 吟,“天,我的天,你真的又热又湿的小淫妇!噢,我的宝贝!” 

  从肉棒进入的那一刻起,戴夫的肉棒就始终在粘粘滑滑的淫液的包围之中, 还有那些不断蠕动的縻肌,时时令他爽翻天。他呻吟着,在呻吟中不断地干着自 己的妻子。 

  “干我,噢……,干……”蒂娜的口中在不停地叫着,到底孩子们现在是不 是真的入睡,他们有没有听见自己的喊叫,那已经不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 如何享受丈夫给她的快乐!于是,她只能不断地呻吟。 

  在呻吟中,她两腿用力地紧紧地绞着戴夫的身体,她希望让自己的下体紧紧 地贴在他的身上,让小阴蒂保持在他的肉棒的周围,以致他的每一次抽动,都能 触动她那早己经膨胀的小部位,从两人的不断地磨擦之中,得到更强烈的快感。 
  妻子的兴奋,丈夫也在享受,他两手紧紧地搂着蒂娜的纤腰,轻快地把肉棒 从妻子那已经不再抵抗,但縻肌仍然在用力吮吸的小穴中抽出,再用力的插进 去。每一次他都是这样,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出出进进地不断把妻子那泥泞一 片的沃土开垦着。 

  “噢,噢……我干!”一边用力地抽插着,戴夫的口中还在不断地喘息,嘟 哝,“对,就是这样,把你的那个热辣辣的小逼再紧贴我一点,让我好好地干 你!” 

  在无休无止的开垦中,蒂娜整个人始终置身于无边无际的欲浪中,她听了丈 夫的话,把自己的屁股高高地从床上往上挺起,紧紧地贴着戴夫的胯部,一边呻 吟着,一边迎接着丈夫那种狂野,无休无止的深插。 

  这,正是她始终也无法离得开丈夫的原因,因为,在她所识的男人中,没有 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没有一个人能够从一开始就狂插个不停。但是,她的丈夫 做得到。这,是她最为戴夫自豪的地方。 

  “哦……噢……!”蒂娜不断地呻吟,喘息,“干,快点干我吧。噢……我 亲爱的,你干得太好了,你太会干穴了。对,对,再用力点,哦……” 

  尖叫声中,他们夫妻俩已经完全沉醉在狂热的性爱之中,他们紧紧地搂抱 着,贴贴地依偎着,两个人,两个身体已经合成一个,他们的爱情,也在不断地 融合在一起,现在,他们已经不再是两个人了,在他们的世界中,夫是妻,妻也 是夫,就这样,他们一起飞翔,在飞翔中,他们一起泄身…… 


              Chapter 2 

  戴夫夫妇忘情地作着爱,他们完全没有顾忌,因为他们都知道,孩子们已经 睡着了,没有孩子们干扰的夫妇,是最快乐的夫妇。只是,他们也太大意了,他 们完全没有估计到:他们家里最小的宝贝茱莉跟他们的想像不一样,她虽然躺在 床上,但她两眼却根本没有睡意,它们还张得老大老大。 

  茱莉,今年已经十四岁了。她身材苗条,一身浅黑色的皮肤衬着她那发育成 熟的迷人身体。确实,她是美丽的,无论是她那尖尖耸起的小椒乳,还是她那丰 挺、浑圆的屁股,一切值得女人骄傲的地方,她都已经具备了。此刻,她仍然躺 在床上看她的书,也许是故事的情节太令人感动吧,她无法安静地入睡。于是, 她决定到外面的冰箱中找点吃的东西。 

  她是个懂事的女孩,她不想惊动家里的人的睡眠,于是,她蹑着手脚,小心 地走出门,轻轻地在走廊上走着。 

  夜,很静. 太静了,就在这静静的夜晚,她突然听到一阵阵听起来是压抑的 声音。那声音吸引着她的注意力。她仔细一听,哦,是从大厅中爸爸和妈妈的床 间中传出来的。最令小茱莉担心的是,那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痛苦。 

  “爸爸和妈妈他们发生什么事了?” 

  她爱她的爸爸,也爱她的妈妈。于是,她连忙向着他们的房间走过去。 
  她越走越近,那声音听起来也越来越响,最后,她听出来了,确实是发自她 的父母的,那是一种奇特的声音。乍听起来,断断续续的,像是呻吟,也像是喘 息,但无论如何,那根本不是痛苦的呻吟。是妈妈在呻吟。 

  “他们在干什么?” 

  少年的好奇心在悸动,好像有一种吸引力,紧紧地缠着她的心,一直把她往 爸爸、妈妈的寝室中拉过去。 

  那声音又响起来了,隔着房门,从里面往外传了出来。茱莉淘气地把耳朵贴 在门边,仔细地听着他们。 

  “响,太美了。戴夫,对,对,哦,你……唔……” 

  “噢,戴夫,你干得我太爽了。” 

  “唔……” 

  喘息声…… 

  “噢,噢,美……美死我了……” 

  床在摇动…… 

  “对,戴夫,干我,干我的小逼,用力,再用力!呜……” 

  对!是妈妈!是妈妈的声音!看来,她们正在里面干着什么。茱莉屏着呼 吸,她没有离开,只是静静地继续偷听着。 

  时间缓缓地流淌着。她仍然屏着呼吸,她不敢呼吸,她不敢惊动里面的人, 她只好强忍着呼吸在静静地偷听。 

  受不了了,要憋死了。正当她无法再忍下去的时候,突然,她又听到: 
  “噢,天,亲爱的,你那美丽在小穴在紧紧地吮吸我的鸡巴,我喜欢,我好 爽,我太爽了。噢,我要射了,我要用我的精液灌满你这个美丽的小穴。来吧, 又热,又浓稠,我全给你……呼呼呼……我要让它满满地装满你这个美丽的小 逼……” 

  是父亲,是父亲那略带沙哑的男中音在低吼。 

  刹那间,茱莉的心跳起来了! 

  是父亲那淫亵的声音,她知道他的话的意思,但只有今天,她才第一次听到 父亲的口中发出如此淫亵的声音。令她有点不知所措,但她无论如何也不想离 开。在不知不觉中,她的下体凉凉的,有点发湿,狂跳的心中,突然而生起一种 异常的感觉。不知怎的,小穴里面在蠕动。她的心跳得更快了。 

  房间里,床仍然在摇动,爹妈的淫亵的声音仍然不断地在茱莉的耳边响起, 如果是白天,那种声音并不清晰,甚至模糊得不可听闻,只是此刻,夜深人静之 中,在茱莉全神贯注之下,那些话是如此的淫亵,对于一个像茱莉那样的女孩来 说,却有如雷鸣,不断地撞击着茱莉那朦胧、幼少的心灵。 

  偷听,已经是无法再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了。 

  爸爸和妈妈在干什么? 

  他们是怎么干的? 

  茱莉两膝跪在地上,两眼贴在锁孔中,十分注意地往里面观看起来。 

  透过锁眼,她看到了房间,也看到了床上的一切。她不看犹可,当一切进入 她这个年幼无知的小女的眼帘时,她气喘了,重重地喘息着,一种莫名的兴奋渐 渐从心底中升起,她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 

  她张口结舌。 

  嘴唇发干。 

  心跳如雷。 

  真的,她不敢相信出现在她眼前的一切,她完全想不到,平日敬爱的父母, 背着自己的孩子们,竟然是如此的淫荡! 

  眼前的一切,她不敢相信。但眼前的一切,却是如此的真实:父母都躺在床 上,两人的身上都是一丝不挂,赤裸裸地躺在床上。妈妈躺在床的中间,两腿高 高地举起,往两边大大地张开着。两只纤瘦的手,紧紧地搂抱着丈夫的腰间。戴 夫——她的爸爸正在急速地喘息,他一边喘息着,一边把胯下那根硕大的东西插 入妈妈的身体中。 

  本来已经心头乱跳,当茱莉一见到自己的爸爸那根又粗又长的性器时,更是 跳动得厉害。 

  此刻妈妈两腿暴张,妈妈那平日紧紧地掩藏着的部位——令人害羞的部位, 正一清二楚地暴露给爸爸,她竟一点也不害羞地张开着,她的尿尿,还有她那个 布满着皱褶的小屁眼,全部落入她的眼中,清晰可见! 

  爸爸,她敬爱的爸爸,却挺着他胯下那粗壮之物,正深深地插入妈妈的尿尿 中,不断地在进进出出,透过锁眼,她完全可以清楚在看到,从妈妈的尿尿中有 液汁不断地渗出,在幽幽的灯光下,液汁沾在爸爸的性器上,也幽幽地闪着光, 那幽幽的光,在妈妈的尿尿中时掩时现。 

  他们在干什么?像是在进行活塞运动,为什么他们要如此干? 

  说真的,茱莉越看心越惊。 

  以前,我看过爸爸的性器,正因为她看过(而且不止一次),所以,她才觉 得奇怪,为什么,以前自己所看到的,只不过是一根又小又萎地缩成一团,毫无 生气的东西,如今竟变得如此的厉害,如此的粗大!要不是自己亲眼目睹,她绝 对不会相信,眼前这一切,竟然是真的! 

  茱莉忘记一切地看着,两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并没有过多注意妈妈的身 体,她只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爸爸那粗壮的性器上,看着那硕壮的东西不断地在 妈妈那小小的地方中出出进进. 

  渐渐,她着迷了,好像被催了眠,一阵阵的骚痒唤醒了她那本来一直沉睡的 尿尿,那里竟然传来了一阵阵的酥痒。酥痒从下体发出,一直向着她的身体蔓 延,她好像被人脱光了衣服,无数的老鼠和蚂蚁正在她那赤裸裸的身体上爬着, 噬着。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她不懂! 

  睡房中,她的爸爸和妈妈根本不知道她在偷看,他们只顾着在进行他们的活 塞运动,爸爸的每一次抽动,茱莉都清楚地看到,他会把自己的性器拖出来,一 直到了那光滑的部位时,当即又用力的插进她妈妈的尿尿中去。 

  真的奇怪,妈妈的尿尿那么小,爸爸的性器却那么粗壮,以那么小的地方怎 能容纳那么大的东西呢?她真的替妈妈担心,她担心妈妈的尿尿会被爸爸那硕壮 的性器撕成碎片。 

  只是,她的担心是多余的。明显的多余的。因为,她看到,就在爸爸那无比 硕壮的性器的抽动下,妈妈不但没有半点痛苦的感觉,看她的表情,她却好像是 很陶醉,好像正在幸福地享受着那种痛苦! 

  茱莉一边在偷看,她那颗十四岁的心,却一边处于兴奋和疑惑之中。 

  为什么妈妈会那样,为什么我就没有她那种感觉呢? 

  难道她不感觉到痛楚吗?难道她完全没有我当时的那种痛苦的感觉吗? 
  虽然,茱莉年纪还小,但,她已经不再是性盲了。她也有过性经验。去年夏 天,她和罗素一起从学校回家,经过公园路的时候,她让罗素给破处了。 

  罗素十六岁,高个子,挺英俊的。当时,茱莉在他的身体下面,当他的性器 插入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她当时的感觉是自己已经被压扁,被碾碎,她的身体已 经被撕碎了。 

  …… 

  (接着下来,又会如何?若果大家有兴趣,请等待Part1.Chapter 3。) 

(乱文)合家欢2 

  合家欢2 

               Chapter 3 

***********************************   潇洒的题外话: 

  首先,应该感谢支持我的朋友们! 
*********************************** 
  罗素的嘴一吻她,茱莉的两脚已经开始发软了。 

  只简简单单地吻了几下,罗素便把她的内裤推了下去,一直推到她两脚的脚 跟处,让它卡在她的脚踝上,然后,挺着坚硬的大肉棒,一下子就插入她那从未 被开垦过的处女地中…… 

  痛,无比的痛苦,一下子闪电般地袭向大脑,尿尿被撕开了,身体被撕开 了,刹那间,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也被撕开,坚硬的铁棒火辣辣地撬入她的身 体,张开她的性器,她整个人的心灵也在彼时被粉碎。 

  她记得当时她哭起来了。 

  后来,她慢慢地习惯他的蹂躏了,开始渐渐地变得舒服了,然而,就在她感 觉到舒服的那一刻,罗素已经把他的肉棒从她的身体内拔了出来,紧接着便是一 股股白色的乳液,飞洒在她那雪白的裸体上。 

  从那时候起,她对性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每一天,她都得小心地在自 己的家人面前掩饰着,防范着。当时,她真的害怕她的家人会发现自己的变化。 
  当时,她看过罗素的肉棒,她以为,他的肉棒已经算得上大了。直到今天, 当她偷看到自己的父亲的性器时,她才知道,自己的看法错了,完全错了! 
  跪在地上,她再也不想离开,她的目光,已经让房间的春光深深吸引住,完 全沉迷在偷窥的快感中了。 

  在偷窥中,她心底那原始的性欲渐渐地开始复苏了。她那美丽的身体,她那 美丽的小穴,又在发出轻微的胀痛,与当时不同的是,就在胀痛的同时,还有一 种令人说不出的痒,也不断地扰乱着她那年轻的心。 

  难道,性爱,并不像自己当时所感受的那般吗? 

  在房间内,爸爸和妈妈正在忘情地嬉戏着,喘息着,呻吟着。妈妈好像很喜 欢那肉棒插入自己的肉体中,要不,她不会爬起来,自己跨到爸爸的身上去的。 她那个棕褐色的臀部高高地挺起在茱莉的眼前,一上一下的,乐个不停。 

  在外面,茱莉看着妈妈那含着爸爸的肉棒的小穴,她小穴显然很宽松,里面 的肌肉粉白粉白的,很可爱!现在,妈妈就跨在爸爸的身上,身体不断地上下起 伏着,她的小穴始终在贪婪、不知满足地吞食着爸爸那充血、膨胀的肉棒。 
  原来,偷窥也是如此的令人着迷。茱莉的小嘴巴张开着,她全神贯注地盯着 爸爸那闪闪发光的肉棒,盯着它闪电般快速地插着妈妈的小穴的模样,一股股激 情仿如波浪,不断地在茱莉那小小的心灵中鼓荡着,冲击着,她开始呻吟了。就 在门外,两眼死死地盯着锁眼,她的口中在轻轻地呻吟着。 

  外面,茱莉在轻轻地呻吟。房中,妈妈也在呻吟着,她的呻吟声响亮、淫 荡、简直是无休无止。 

  茱莉不敢听下去,但妈妈那兴奋的声音,却始终钻向她的耳朵。 

  “呜……” 

  “干我,干……我……” 

  “噢,我的天,你干得我多么舒服,我要爽死了,我……我……” 

  “干吧,用你的小弟弟狠狠地插我吧。把我的小淫穴插烂!” 

  “天,多好的鸡巴,多么令人舒服的肉棒!戴夫,我爱你,我爱你的肉 棒!” 

  “哦……” 

  听着妈妈那淫荡的呻吟声,茱莉一下子忽然想逃。只是,她两脚却不听她的 使唤,仍然紧紧盯在原地不动。她的两眼仍然在贪婪地偷窥着,十四岁的心却在 不断地接受着一阵又一阵的狂潮的冲击。她浑身在痉挛,欲火在心内燃烧,她突 然有了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感觉,她希望此刻床上那个被干的,并非自己的妈 妈,而是自己。 

  但,那并不是自己,那是自己的妈妈! 

  她只能在门外偷看,只能在门外偷看时轻轻地呻吟! 

  房内,火辣辣的春宫戏仍然没有结束,门外,小茱莉仍然在继续偷看。 
  淫秽的场面,淫荡的声音刺激着她感官,她再也忍不住了,手已经不由自主 地在自己的身上滑动起来。她慢慢地滑动着,一直摸上自己的胸前。虽然十四 岁,但小茱莉已经成熟了:圆圆的乳房胀鼓鼓的,高高地挺立着,在骚动的作祟 下,那个小蓓蕾已经发胀,尖尖地冒出来,硬硬的,摸起来真的很舒服。 

  她的另一只手也沿着自己的腹部,渐渐地往下移动着,她掀开自己的睡袍, 伸入内裤中,来回地抚摸着腹下那微微隆起的肉丘。 

  然后,她把两腿稍稍地张开,慢慢地沿着自己两腿的中间往里面摸下去。轻 轻地抚摸着下体那圆圆地隆起的肌肉,她独自在感受着自己那娇嫩、光滑和舒 服。她轻轻地摸着,那痒意更浓,她只能呻吟,低低地呻吟。在呻吟中,她的指 尖开始挤进浮丘之间的那道秘缝中,轻轻地一上一下地揉弄起来。 

  那是青春少女的密处,嫩滑,多汁。她对自己的部位早己熟悉,而且,独自 手淫也并非今天才开始。 

  记得,当时是十二岁,她已经开始懂得用手摸着自己的性器,在黑暗中的床 面上,她在手指在自己那尖挺的蚌肉上压着,慢慢地旋动,盘磨。当时,她已经 知道自己的敏感带,她会不断地摩擦着蚌肉下方的小阴蒂,用力地把它压在指面 下,在旋转中取悦自己。然后,她不断地在揉弄中痉挛、翻滚,呻吟。最后她会 把手指插入自己那个温暖的小穴中,小心地,不断地抽插起来,在抽插中达到她 最后所需要的高潮。 

  那时候,她已经知道该如何才能令自己获得快感了。 

  她一边轻轻地弄着自己那敏感的部位,小指尖未停,仍然慢慢地向着自己的 小穴滑下去,她用指尖撑开小穴附近的小花唇,让潮湿的液体沾在自己那嫩滑的 指面上,滑溜溜的,她轻轻地压在小花唇上,慢慢地磨动起来。同时,她用两只 手指把自己的小肉芽轻轻地夹着,一松一紧,不断地夹弄。 

  揉弄着,夹捏着,一阵阵的欲浪令她颤抖,不断地涌向她那个年轻的小穴 中,小穴开始蠕动起来了…… 

  虽然,她只跟罗素有过一次性的经验,而且,那是一次不堪回味的性经验! 经过痛苦的折磨,正当她感到自己有了快感的时候,罗素却射出,快感也因此而 嘎然而止,但那已经够了,她已经懂得,时间一长,痛苦不会再是痛苦,痛苦也 会变成快乐。通过手淫,她懂得了性交的快乐。现在,她是多么的希望,希望眼 前有一个男孩。要是那样的话,她肯定会不顾一切地要那男孩来干她,就像自己 的爸爸在干自己的妈妈那样,令自己满足,令自己兴奋。 

  真的,她很想被男人干。 

  她很想现在有一根大肉棒在自己那饥渴的小穴中抽动。 

  “唔……噢……”她的食指直挺挺地插入她那个年轻,又紧,又窄,正在不 断地淌着淫液的小穴中,不断地出出进进。 

  “哦……罗素,是你吗?是你正在用你那根火烫的肉棒在插我吗?” 

  一边抽插着,她一边想着当日跟罗素的一切,越想,手指插得越快。谁知 道,以往的满足,现在竟成为新的渴求。 

  手指,已经不能再满足她的需要了。 

  “噢,罗素!爸爸!有谁……有谁来,用你们那坚硬的肉棒干我,狠狠地把 我干一干?”她轻轻地在心中呻吟着,小心地喘息着。 

  一边手淫着,她的两眼一边仍然紧紧地盯着房间里面的一切,她盯着妈妈那 满是液体,伸出绯红色的小阴唇的小穴,就在那个小穴中,她看着爸爸那根硕大 的肉棒,看着它不断地在妈妈的小淫穴中出出进进。 

  太美了。她那个年轻的屁股在不断地扭动着,摆动着,她的手指,随着爹妈 的抽插节奏而不断地在抽插…… 

  对,罗素,就这样干我。 

  我要你干,把你那大肉棒深深地插入我的身体中,再次撕碎我的身体,再次 蹂躏我的小穴。就算是再痛苦,我也愿意承受。 

  来吧,罗素…… 

  在不断地抽插中,茱莉已经感觉到自己的高潮快到了。她闭上两眼,感受着 高潮来临时的美妙。她在想像,她想像着自己的小穴中,并非自己的手指,而是 自己那个英俊潇洒的父亲的大肉棒,她正在享受着那根大肉棒插进她那个小小 的,仍然是发紧的小穴中的美妙。 

  她希望自己正躺床上,身体上压着她的父亲,自己就在他那强壮的身体下 面。她希望自己在他疯狂的抽插中啜泣,呜咽,呻吟…… 

  乱伦的幻想突然出现在小女孩的脑海中,那种幻觉是如此的刺激,如此的令 人气血贲张。 

  “噢……干我!” 

  “爸爸,我的好爸爸,干我吧……” 

  “把你的大肉棒插到我的小穴中,用力的抽插,用力地干……干……干…” 
  淫液,沿着她的手指滴下。她的心在不断地呻吟着…… 

  高潮,来得如此的突然,她突然地浑身痉挛起来,身体往后弯去,两手紧紧 地扳着自己那个柔嫩光滑的圆屁股,整个人一动不动…… 

  终于,高潮消失了。但是,那种火烫的感觉仍然残留在她的小穴中,她紧紧 地夹拢着两腿,把她那个柔软的肉丘紧紧地夹在两腿之中,让自己的兴奋慢慢地 消褪…… 

  她满足了!想不到,今天晚上可以看到父母的春宫戏;想不到,自己在偷窥 中达到了性高潮…… 


               Chapter 4 

  高潮过后,她仍然不想离开,她张开双眼,重新贴在锁孔中,她还要再看下 去。 

  在房间里,爸爸那沾满着妈妈的淫液的肉棒仍然在妈妈那个湿淋淋的小穴中 抽动着,无休无止,好像永远也不知疲倦,好像永远地抽动下去。肉棒映着幽幽 的灯光,发出神秘、令人向往的光泽。 

  随着肉棒无完无了的抽动,茱莉的手又再次摸入她的两腿之间,用力的按在 那粒仍然在悸动的小肉芽上,慢慢地盘旋着,磨擦着…… 

  在阴蒂的刺激中,她自然而然地,又让自己的爸爸闯进自己的脑海,她轻轻 地呼唤着,在呼唤中,她不断地揉弄着自己的小蓓蕾…… 

  她把两只手指插入自己的小穴,深深地插着,一边插,一边幻想着自己的父 亲正在用他那根粗壮的大肉棒干着自己。 

  就在不断地抽插中,她再次僵直了自己的腰…… 

  高潮再次消失了。茱莉的心忽地一凉,心底突然萌发羞耻感和负疚感,她不 敢再呆在这里了,匆匆地,她蹑手蹑足地返回自己的房间…… 

  悄悄地溜回自己的房间之后,小女孩钻进被窝中,她两眼紧紧地闭拢,希望 自己能够尽快地入睡。 

  但是,她能够安然地入睡吗? 

  不能,在她的眼前,满满地浮现着父亲的的笑容,她仿佛看到,父亲正在她 的面前,挺着他那根粗壮的大肉棒…… 

  为什么会这样? 

  我为什么会想到让自己的父亲干自己? 

  茱莉很不明白。茱莉的心里也很害怕。 

  难道,自己真的是如此的淫荡,如此的堕落吗? 

  为什么会这样? 

  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真的希望自己醒来的时候,有一根大肉棒正在插着自己的小 穴。 

  她暗暗地下着决心,她要再次尝试。 

  尝试?如何尝试? 

  手淫? 

  无疑,手淫确实能带着自己无比的快乐。只是,那是因为她看到爸爸的大肉 棒才能办得到,她只能在手淫的时候,自己一直想像着罗素的鸡巴在自己的小穴 中出没,才能令自己获得满足。 

  茱莉已经满足了,因为,今晚,她已经体会到两次的性高潮的来临。她知 道,自己真的喜欢性高潮时所带着她的感觉! 

  要是有一根真正的又大又硬的肉棒插入我这个小小的,紧紧窄窄的小穴中, 多好!我会在它的不断抽动中欲生欲死,我要体会性交的真正的快感。 

  她知道,性交会怀孕的,但她不怕,因为,刚上高中的时候,妈妈就已经告 诉过她,无论何时,何地,也无论跟谁在一起,只要是性交,就得戴上避孕套。 只要戴上避孕套,她又哪里怕怀孕! 

  现在,她身边所缺少的,并非其它什么,而是男人!她急着要找的,也就是 男人!只是,找谁好呢? 

  其实,要找男孩也是很容易,在学校之中,男孩还少吗!只是,她不敢去找 他们,那些人,都是些该死的!有一次,他们跟学校的一个女同学发生了性关 系,结果,那事转眼之间就传遍了整个学校,第二天,连他们的邻居也知道了! 那些人,最好是少碰一些,要不,倒霉的还是自己。 

  算起来,罗素还是能够保密,只是,她不愿意去找他,自从看过爸爸跟妈妈 作爱之后,她觉得,在两秒钟之内就完事的人,根本不是真正的男人! 

  闭着眼,躺在床上,她的思绪在飞驰,无数的男孩一个又一个地浮现在她的 眼前,然后,她又一个又一个地把他们全部排除了,最后,她又想起了爸爸! 
  爸爸?对,找爸爸,我要试一试他那根硕大粗长的肉棒,我要跟他一起作 爱! 

  但,天!她知道自己在作梦。她知道,作为父亲,是不会干自己的亲生女儿 的! 

  除了爸爸,还有谁呢?还有谁是靠得住的呢? 

  眼前,还一个身影,只是,那身影很朦胧,一时间,她看不清,也想不起他 是谁。 

  约翰?对,她想起来了,就是约翰——她那比她大一岁的哥哥! 

  一想到约翰,她就想起他的眼神。每次,当她躺在起居室的沙发上看电视的 时候,约翰的眼神总是那么怪,总是习惯性地盯着她的两腿,从她两腿之间中偷 偷地瞄着她的亵裤。她知道,她在偷看她,她知道他想看她的下体。 

  有时,他还会在有意无意之中,找个理由,像个慈爱的哥哥一般,连连地用 手拍打着她那个浑圆的臀部;记得,那一次当她穿上她那件黑色的比坚尼时,他 的两眼当时便发起青光来,还好,那一次,他的眼睛没有掉到地上去! 

  他有没有跟其她女孩作过爱?他的身边总是围着一大堆傻乎乎的女孩,他的 肉棒有没有插过她们呢? 

  她真的怀疑! 

  眼前,约翰的影子已经清晰,在茱莉的脑子里,几乎已经让他占领了。她不 断地沉思,不断地想着,她越想,越觉得他可爱:无可置疑,他的身材确实是一 级棒!他很喜爱踢足球,还喜爱进行茱莉同样喜欢的运动,在运动中,他培养了 强健的体魄。她很羡慕他背后那些结实、强健的背肌。或者,他自己也清楚这一 点,所以,他总喜欢穿上他那条窄小的短裤子,在家里游来幌去的。一想起他的 裤子,茱莉就一下子联想起他那把自己的裤子高高地顶起来的部位,茱莉知道, 跟他爸爸一般,那是他的肉棒。 

  “不知道他的肉棒有没有爸爸那般大呢?” 

  躺在床上,她独自不断地想着。她想的东西,就连她自己,也觉得有点不知 羞愧! 

  不过,她虽然脸在发烧,但她根本没有害羞。在这夜里,在这床上,她还有 什么是值得自己害羞的!她不但不觉得害羞,她的手还在一边想像着约翰的肉棒 的模样时,一边在她自己腹下那微微隆起的浮丘上不断地抚弄着…… 

  真的怪,真的难以控制哦! 

  她记起来了,有一次,当她赶往澡室时,只见约翰一身赤裸地站在那里,不 断地用大手巾抹着他身上的水珠,当时,他并没有关门。现在茱莉在怀疑,当时 他之所以不把门关上,完全是故意的,他只不过故意让自己甚至是希望妈妈在无 意之中走进去,看看他的裸体而己! 

  当时,虽然是刹那间的一瞥,但对于茱莉来说,那已经够了,因为,她看到 他那根软软地垂在胯下的肉棒!当时,他的肉棒可能是没有充血的缘故吧,很软 很软的。茱莉记得,就在那一刹,它好像有了感觉,它好像一下子膨胀起来。 对,是在膨胀,嘿嘿,也够快的! 

  当时,自己很害羞地道了个歉,连忙走出澡室。只是,从那以后,约翰每当 看着她的时候,脸上总是挂着那种歪歪的笑。那笑容,真让人心底发毛! 

  又是一阵强烈的颤抖,深深地撞击着她的心灵! 

  对了,不是还有他吗?她为什么会忘记了他呢? 

  他叫托比,是她最要好的朋友特蕾丝的新男友。特蕾丝和托比都是十六岁, 他们的关系,已经维持了六个月了。听特蕾丝提过,他们曾经在那一夜发生过性 关系,那是特蕾丝最自豪的事。 

  托比,英俊,高个子,显得有点清癯,是一个值得去爱的小伙子!只是,他 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的种马,自己要是插一只脚进去,应该吗? 

  (到底茱莉最后跟谁干呢?若果有兴趣的话,还是待续吧!) 
***********************************   PS:文章太长,人又太懒,最麻烦的,是自己打字太慢了。再说吧,文章太 长,看起来很费神,曾经有朋友向我提过,呵呵呵,现在倒成了我懒的藉口了! (捂着嘴巴笑) 

25 
合家欢3 


  编译:潇洒人生 


               Chapter 5 

***********************************   潇洒的题外话: 

  首先,当然要感谢支持我的朋友们啦,没有你们的支持,本文是不会结束 的。 
*********************************** 
  怎么办呢?约翰是哥哥,托比又不好意思介入,难道自己真的找不到人了 吗?突然,灵机一闪,答案马上出来了:波比! 

  波比,就住在离她们不远。他今年十九岁,有五尺八寸高,一身的肌肉很发 达,他生着一双黑乎乎的大眼睛,满头乌油油的黑发,总之,现在想起来,他的 一切,在茱莉的脑海中,只有一句话:令人着迷! 

  波比并不是这里的人,两年前,他们全家才搬到这里来,和妈妈以及一对孪 生姐妹:德比和嘉丽住在一起。当爸爸和妈妈不在家的时候,嘉丽常常跑过来和 她以及约翰一起玩。 

  “找他,对,就找他吧!他太完美了!” 

  “只是,该如何才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呢?”茱莉默默地想着。 

  “我有办法吗?应该有吧!有时候,他不是会过来帮爹一起清洁我们的泳池 吗?假如我能够和他一起,单独呆上几个小时,那……”一想到这事,茱莉当即 亢奋起来,睡意更加没有了。她仔细地推敲着,设计着,她需要一个诱惑波比的 方案,一个行之有效的诱惑方案。 

  终于,她笑了,一股淡淡的笑容流露在她那青春美丽的脸上。在浅笑中,一 股淡淡的骚痒又慢慢在她的身体游动起来。 

  只是,她太累了,虽然欲念又升起来,但她已经不能再玩了,带着浓浓的欲 望,她渐渐地进入梦乡。在梦中,一切,再次消失,只有父亲在慢慢地向着她走 过来,父亲,他的形象在茱莉的梦境是那么的清晰,完全占领着她的梦境。 
  幽幽的灯光照耀着她脸上甜蜜的笑容,好像她正在梦着一件很快乐的事。 
  是的,她正在作梦,她正在作着强烈的乱伦的梦…… 

  在她的甜梦中,父亲向着她走过来了,她把自己的两腿张开,分得很开很 开,父亲两手握着他那根巨大的肉棒,慢慢地向着她俯伏下来…… 

  在她的甜梦中,也梦见自己的妈妈和哥哥。就在爸爸浑身赤裸地挺起他的大 肉棒,向着她的小穴里插进去的时候,妈妈在她们的身边看着,哥哥也在她们的 身边看着,同样,他们也是那么的赤条条的,身上寸缕不着,哥哥胯下的肉棒, 简直就是爸爸的翻版,又粗,又长,真的很大、很大! 

  她呻吟着,两腿大大地张着,迎着爸爸的肉棒,她两眼看着妈妈,呻吟着向 妈妈道歉:“对不起,妈妈,真的很对不起。我不应该让爸爸来干我的,只是, 我无法控制自己,我太需要爸爸的爱了,我太需要爸爸的肉棒了。” 

  像是喘息,也像是呻吟,茱莉真的想不到,自己的道歉声是如此的奇怪,就 连自己听起来,也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妈妈向下看着她,脸上挂着一种不自然的笑容,从她的笑容中,从她的脸 上,茱莉知道,妈妈也想干,她整个人也被欲火在强烈地焚炙着。 

  “别担心,我的宝贝。我不会介意的。你放心吧,在这里,我们会把这事处 理得很好的。” 

  妈妈一边跟她说着,她的手一边向着约翰的肉棒摸过去,她那柔软的手指, 紧紧地握着儿子那跟爸爸一样硕大的肉棒,上下地抽动了起来。 

  约翰的肉棒让妈妈抽动着,他的手也同样地按在妈妈的乳房上,两只手指夹 着她那个美丽的小樱桃,轻轻地捏着,拉着。他的另一只手,却沿着妈妈的腹部 往下游动着,渐渐地滑向她的两腿,然后,摸入她那平日掩没在两腿中的部位, 慢慢地插入妈妈那个潮湿、布满着茸毛的小穴中…… 

  “妈妈,你为什么要抚弄哥的肉棒,噢,天,你看,哥的手摸到你的乳房上 去了。”茱莉在叫着,“噢,他……他要摸你的下面,呜……你知道吗?他的手 指插入妈妈的尿尿……” 

  妈妈没有回答她,只是微笑着看着她,一边看着她,她的手一边在不断地抽 动着约翰的肉棒,她整个人好像已经很乏力,软绵绵地往床上倒下去,她躺在床 上,两腿慢慢地向着自己的儿子张开着,越张越开。 

  约翰的口中拼命的吞咽着口水,他两眼紧紧地盯着妈妈那两腿之间的部位, 自己握着肉棒,跪到妈妈的两腿之间,压在妈妈的身上,用手扶着肉棒,对着妈 妈的小肉穴,用力地一插而进。 

  “噢,妈妈,约翰在干你,你为什么要让约翰干你?”茱莉在呻吟着:“难 道你忘记了约翰是你的儿子了吗?” 

  “我知道,孩子,难道你也不知道,戴夫是你的亲生父亲吗?”妈妈两眼在 戏谑地眨着,“你看,他已经长大了,能够操穴了,我提议,你以后也该找个时 间,跟他玩一玩,尝一尝他的肉棒的厉害。” 

  她一边在回答着女儿,一边抬起了自己的下体,用力地往下一滑,当即,儿 子的肉棒便完全地被她那个湿润的小穴吞没了…… 

  小茱莉张大着嘴巴,她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她看着自己的哥哥在干妈 妈,也看着妈妈满足地挺着自己的下体,让哥哥深深地往她身体的深处插进去! 
  “唔……”忽然一痛,她才记起了自己,她才记起自己的爸爸也正在把大肉 棒往她的身体中插进来。此时,爸爸的肉棒是不可思议的大,它强有力地突破它 的小穴的防线,侵入她那个又窄小,又紧密的密穴中…… 

  “呀……”随着爸爸的插入,茱莉大声地尖叫着,只是,在尖叫声中,它散 发出来的只是快乐的韵味,完全没有痛苦的感觉…… 

  为什么不会感到痛苦? 

  是自己在作梦? 

  是自己的幻觉? 

  还是因为乱伦的关系? 

  她不知道,反正,她现在只在快乐的甜梦中,在梦中,她非常快乐地享受着 自己的小蜜穴被爸爸插入的快乐…… 

  其实,快乐的,何止她一个!在她的旁边,妈妈也在尖叫着,她的喉咙中, 因为乱伦的欢乐而在不断地尖叫着…… 

  …… 


               Chapter 6 

  夜,过去了。 

  太阳出来了。 

  当阳光从窗户中射进寝室,照着雪白的墙壁,也照着茱莉的脸,茱莉还在作 着她的乱伦梦。 

  在她的梦中,她的小穴仍然在爸爸的抽插中,她喘息着,呻吟着,身体在不 断地扭动着。火,蔓延在她的全身,热辣辣地涌向她的脸,终于,她感到脸上有 一种被焚炙的感觉…… 

  她渐渐地醒过来了。当她张开眼睛才才知道:原来,那焚炙自己脸上的火, 是天上的太阳! 

  她打着哈欠,伸着懒腰,人虽醒来,但神志还是有点模糊。在模糊中,她记 起了昨天晚上自己亲眼看到的事,也记起了昨天自己所作的那个令人难以置信的 梦。她知道,那只不过是自己的幻觉而己,只是,她又感到,即使是幻觉,也令 自己是如此的兴奋,亵裤那贴着自己的私处的地方,现在仍然是湿糊糊的,从那 里,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神志渐渐地清醒了,她记起来的事就更多了。 

  她记起了自己的计划。对,我昨天晚上有了个计划,我得去实现它。于是, 她急速地从床上跳起来,匆匆地披上睡衣,冲过大厅,一直往洗手间走过去。 
  洗手间的门是打开的,里面没有人!她放心地,毫不迟疑地往里就走。一走 进洗手间,她便连忙把锁锁上。 

  就在她上锁的时候,突然,从背后传来男人的声音。 

  她惊呆了! 

  “HI,妹妹!” 

  噢,天,是约翰——她的哥哥。真讨厌!又像以前那样:一听到她的脚步 声,他就静静地躲在浴室中,随后一丝不挂地走出来,赤条条地站在那里,用浴 巾抹自己的身体! 

  这一次,茱莉已经有了计划,她再也不会让自己那么害怕,最起码,她也不 会让自己像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么害怕了。她转过身来,浅浅地笑着,目不转 睛地看着他。 

  “你的表演结束了吗?”她满脸庄重地问道。 

  本来,她应该问他是不是已经洗完了,但洗澡那词一从她的口中吐出,就变 成了表演。她在暗暗地嘲笑,她只想嘲弄自己的哥哥。 

  “哦,对对,快要好了。你忙吧。”他一边回答着,一边仍然用毛巾抹着他 那湿淋淋的头发。他赤裸着身体,跟上次一样,以向自己的妹妹裸露胴体为乐。 
  见到茱莉并不像上次那般的害怕,他并不感到有什么特别的奇怪。他的脸上 也挂着笑容(仍然是那么歪歪的笑容),就像一个无赖,他用自己的气势在逼迫 着自己的小妹,他要让自己的小妹在窘迫中尖叫,在尖叫声中逃跑。 

  只是,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茱莉没有尖叫,也没有离开的意思。相反,她 两眼张开,蛮有兴趣地盯着他的裸体,从她的眼神中,他看出自己的小妹正在对 自己的身体产生兴趣。看来,自己的目的快要达到了! 

  “哈哈,我知道它是什么了!”她用手指着他胯下那软绵绵的肉棒,大声地 说。 

  “咦,你知道,那你告诉我,它叫什么?”约翰的内心充满着莫可名状的兴 奋,满怀期望地问道。 

  “嘻,它好像一根棍子,只是,它却小得很可怜,是一根可怜的小棍子!” 
  她把目光从他的肉棒上移过来,看着他的脸,脸上挂着满是嘲弄的微笑回答 道。 

  听了妹妹的话,一股失望在他那英俊的脸上流露出来。本来,他希望自己的 妹妹见到他的肉棒之后会害怕,会好奇,会向他发问,那时候,他就会用更多的 玩笑去逗她,谁知道他失望了,真的很失望,他完全想不到,换来的,只不过是 小妹对自己的嘲笑! 

  失望只不过稍瞬即逝,他的眼珠一转,新的主意又来了。 

  “那妹妹你洗澡吧。”他嘻嘻地笑着,两眼在忽闪忽闪地看着茱莉问道: “请问,妹妹洗澡的时候,要不要哥哥避开?” 

  “避不避,那就随哥哥你的便了。”想不到,茱莉竟如此地回答他。 

  他楞住了!然而,更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妹妹的行动,比她的话更要大胆, 她不但如此的说,还真的如此的干!只见她一边说着,一边动手把自己身上的衣 服脱下了。 

  现在,该是约翰干瞪眼的时候了! 

  天,想不到茱莉会如此的大胆!想不到她真的会在自己的哥哥的面前脱衣 服! 

  约翰的身体被钉住了,他的目光也被钉住了! 

  他没有办法移动,只是呆呆地看着妹妹脱衣服,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妹妹的身 体一点一点的暴露在自己的眼前! 

  露出来了!她的乳房露出来了! 

  在约翰的眼前,雪白的胸脯上高高地挺起一对丰满、尖挺、结实的乳球,虽 然,只从乳房看,她还算不上大,但,它已经成熟了! 

  “我的天!”约翰张口结舌,呻吟一般地赞叹着。 

  “什么?哥哥,你在说什么?”茱莉看着他,脸上笑咪咪地问道。 

  “哦,没……没有……”约翰呆呆地看着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我没有说什么。” 

  是啊,现在,除了盯着她那赤裸裸的胴体看,他还能说什么! 

  嘻,轮到你发呆了吧?茱莉不再管他,也不再怕他,她看着他的舌头在舐自 己那发干的嘴唇,看着他的目光在随着自己往衣服的系带摸去的模样,她开始感 到:原来,在自己的哥哥面前暴露自己的肉体,也是如此令人兴奋! 

  哼,原来勾引哥哥是如此容易的,简直比自己想像的要容易得多。茱莉的心 在暗暗地想着。看来,我已经把哥哥吸引了,迷住了。看他的模样,现在要是我 让他吻我的屁股,我想他也绝对不会拒绝吧。 

  肯定他不会拒绝,他一定会很乐意那样做! 

  她一边想着,两眼并没有回避,火辣辣地盯着约翰,娇嫩的小手轻轻地,慢 慢地把自己那条窄小,带着透明的亵裤往她那微微黑褐色的、修长的美腿推下 去…… 

  终于,茱莉的内裤飘落地上,她的裸体完全暴露无遗地呈现在自己的眼前 了,约翰发呆地看着,他两眼睛几乎要掉下来了! 

  约翰张着嘴巴,两眼紧紧地粘在赤条条地站在自己的面前的肉体上,他那赤 裸裸的目光紧紧盯在自己的妹妹的身上,简直是动也动不了! 

  茱莉的两腿,微微地张开着,从她那张开的地方,约翰完全把她里面的春光 一览无遗:她的秘缝,她的大花唇,仿如孤舟般耸立在小秘缝的小蚌肉!一切, 一切,他都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 

  灯光幽幽,在幽幽的灯光下,她的秘缝闪着光泽,显然,已经潮湿了,约翰 完全肯定,那把她的小秘缝弄成一团潮湿的,肯定是妹妹的淫液!淫液弄湿了她 那绯红色的秘缝,也弄湿了她那微微呈着褐色的小花唇,就在小花唇的掩饰下, 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妹妹那个年轻的小秘穴! 

  心跳了! 

  血涌了! 

  不知不觉中,他不断地伸出自己的舌头,反复地舐弄着自己那干燥的嘴 唇…… 

  “哥哥,你在看什么?” 

  “我……” 

  “对呀,就是你,我在问你,你正在看什么?” 

  “我……” 

  “哈哈哈……” 

  茱莉大声地笑着,在她的笑声中,她再也不管她的哥哥,转过身去,让她那 赤裸裸,圆滚滚的屁股暴露在哥哥的眼前,自己一步一步地向着小小的澡室中走 去…… 

  妹妹走进去了。 

  门关上了。 

  妹妹那雪白、诱人遐思的肉体消失了。 

  约翰仍然没有回过神来,他还在发呆,他对着那个早己关闭的浴室,喘息 着,两眼大大地张开着…… 

  虽然把门关上,但茱莉却没有完全把它关好,她关上它,却故意让它留下一 条几英寸的门缝。 

  她要让门微微地打开,她知道她的哥哥会偷看,而她,正是要让她的哥哥偷 着她。 

  哥哥还在外面,他的目光还在盯着,他肯定会偷看! 

  要看,你就看个够吧,我不会在乎!她打开了开关,把水温调节好,然后美 美地把温和的水往自己那光滑,娇美的身体喷去。 

  暖暖的水,像爸爸的手,轻轻地在自己的身体上抚摸着,多么的舒服,一阵 阵的热流从心底升起,她开始兴奋起来了。现在,她对自己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 识,原来,自己不但喜欢让男人干,也喜欢让男人欣赏自己的肉体! 

  水,暖暖的,强烈地喷在她的身体上,她满意了。她慢慢地把肥皂往身上抹 着,尤其在她那敏感而成熟的乳房,她涂抹得更慢,她的手慢慢地,轻轻地在上 面揉着,揉着…… 

  …… 

  (第二部份第六节结束,第七节?如果有兴趣,那就待续吧!) 

***********************************   PS: 

  又是两节,不过,这一次,字数是少了很多,所以,打起来也算快一点。 
  不过,也是现在有点空,所以,两天更新一次,以后,时间就没有这么多 了,所以,要两天更新一次,是不太可能的了。即使是更新的时间长了一点,我 也只能以两节一次来更新,诸位别怪我。为什么?此文是近乎中长篇,别希望我 会那么快就能把它译完。 

  有人问我,为什么现在还没有肉戏的出现呢?不用急,慢慢来吧,本篇比较 长,而且,作者比较着重心理的描写,到时候,水到渠成,肉戏自然会出现的。 
  另外,我还有个怪毛病:我只写色文,却很少看色文,虽然我也知道各位写 文辛苦,但要是不看文就勉强回复,我觉得很假,所以,给了我支持的朋友们如 果得不到我的支持,请原谅我! 


合家欢4 

***********************************   潇洒的题外话: 

  首先,当然要感谢支持我的朋友们啦,没有你们的支持,本文是不会结束 的。 
*********************************** 
              Chapter 7 

  一边静静的,旁若无人地往身上涂沫着肥皂,茱莉一边留意地用眼角往外面 瞄了瞄,她看到了约翰。他就站在门外,两眼直勾勾地透过门缝朝着里面看着, 不但如此,随着自己身体的转动,他也在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视线,好让自己更 清楚地欣赏妹妹的裸体,更清楚地欣赏妹妹洗澡的模样。 

  你终于还是上钩了!她的心在暗暗发笑。因为,自己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她假装不知道门外有一双贼亮的眼睛,她假装着不知道自己的哥哥正在紧张 地偷看,她从容地往身上涂着肥皂,小手带着白花花的肥皂泡,轻轻地抹过她那 平坦的腹部,慢慢地往下抹去,一直抹入自己的两腿之间。 

  当她的手轻轻地触摸着自己那充满青春气息的大腿,抚摸着自己的阴户的时 候,那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她几乎可以肯定,当时,她一定从嘴里发出了呻吟 声。 

  看着妹妹的动作,约翰惊奇得整个人都呆住了。以前,他无数次在自己的想 像中,无数次构思过妹妹那对年轻的小乳房的模样,他也曾无数次策划着偷看她 那双小乳房的计划。 

  只是,他完全想不到,今天他竟可以如此轻易的看到它们。他更加想不到, 自己竟然可以如此轻易地看着妹妹的手在它们的上面涂抹着香皂。 

  非但如此,他还有机会欣赏妹妹的小手在乳房上涂抹的动作。看着她的手越 抹越低,最后竟然慢慢地往自己的胯下抹进去,看着妹妹的手在她的两腿之间一 出一进地磨擦着,那种感受,并非外人可以明白的。他的嘴里发出了轻轻的呻吟 声。 

  “天……要是现在伸到妹妹的两腿之间的手是我的,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 事!” 

  他一边想着,两脚不由自主地往门边挪近了一点点。 

  面对着妹妹那可爱的胴体,约翰的肉棒已经无法再忍受了,它渐渐在约翰的 手中挺了起来,约翰毫无意识地握着它,一边偷偷地看着,一边自个在外面手淫 起来。 

  约翰在外面手淫的动作,茱莉在浴室中完全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她着迷地看 着自己哥哥的手握住自己那根硬梆梆的大肉棒,不断地前后抽动着。 

  “天,他的肉棒挺起来了!噢,原来哥哥的肉棒膨胀起来,是这么的大,要 是让那大肉棒干一回,可不知有多么的爽!” 

  在不知不觉中,她那满是肥皂泡的手指开始向着自己的下体摸进去。 

  “原来,我的裸体对哥哥这么有吸引力!”看着哥哥那种兴奋而情不自禁的 模样,一种特别的感觉强烈地冲击着她灵魂的深处,于是,她也有了新的决定: “既然哥哥已经在我的面前手淫,我也要在他的眼前手淫,我要手淫给他看!” 
  当茱莉那满是肥皂的手摸到自己的小秘缝时,她感觉到秘处中的火热。平日 那紧紧地闭拢的地方已经丰满起来,根本无须着意去做作,已经可以玩弄到里面 的一切,就算是那两片小小的阴唇,也已经在她的兴奋中分开,她的手指按在小 阴唇之中,然后慢慢地插进自己的身体中,带着肥皂,带着无比的满足,慢慢地 往身体的深处插进去。 

  茱莉在自己玩弄着自己,但她的两眼始终没有离开哥哥的手,更没有离开哥 哥那握在手中的肉棒。她自个儿在手淫,也看着哥哥的手不断地一前一后地抽动 的肉棒。 

  为了让自己的裸体更好地暴露在门缝中,也为了让自己更清楚地看到门外的 一切,她装作不经意地移动着。她把手中的花洒喷头伸向背后,对着自己那个丰 厚的屁股,身体倾向墙上,一手支撑在墙上的瓷砖上,两脚分开,下体微微向外 挺起。 

  她知道,现在,自己的两腿之间那个神秘的部位,秘唇已经暴露出来了,于 是,她把手中的花洒对着两腿之间,向着那秘唇露出的地方,拧开水喉,当即, 一阵强烈的水流便向着她那个已经充满着潮热,湿润的秘缝上狂喷过去。 

  水流强烈地冲击着她那敏感的地方,刚才,因手指插入而引起的需要,就在 这种强烈的水流的磨擦中得到了满足。 

  “嗯……”她不由得从喉咙的深处,发出一阵阵声音极为低沉的呻吟。 
  妹妹的呻吟声传进了约翰的耳中,使本来已经沉迷于对着妹妹的肉体手淫的 哥哥的快感更强烈,从声音中听得出,妹妹的呻吟声是快乐的,满足的。由于妹 妹身体的移动,现在,他不但可以看清她的裸体,也完全可以把她那两腿之间的 神秘处看得一览无遗。 

  听着妹妹在叫春,看着少女两腿之间那浅黑色的花唇和她那个隐隐见到一个 不大的孔穴的小菊穴,约翰从它不断张合的情况知道,那肯定是又湿滑,又热烫 了。 

  此刻他的心情很难描述,一股热流不断地在他那青春的心中汹涌、翻腾,他 只能借着对肉棒的抽动来发泄,越想得多,越看得清,他的心就越兴奋,在兴奋 之中,他的手抽动肉棒的频率就越快,他不断地加速着。 

  约翰不知道,在浴室中,茱莉看着哥哥那又硬又大的肉棒,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