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丧尸末日】(2.48)【作者:8654005】
【丧尸末日】(2.48)【作者:8654005】
字数:3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八章、少女怀春

  吕帆完全的陷入到了昏迷之中,身体完全放空,好像自己根本就不纯在了一般。这种感觉是吕帆从来都没有过的,就好想自己又回到了母亲的肚子里。
  玉姐看着吕帆安详的表情,心中的担心也慢慢的减少了。吕帆的样子完全不像是受过大伤,所以她的担心也渐渐的消失了。

  另一边珍妮现在却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一点也不想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后的样子。她和吕帆也完全形成了鲜明的对面,充盈的能量流淌在了她的全身,甚至比之大战之前都要强上不少。她心中也早就思考过来这个问题,这应该就是周奎刚开始说的事情,经过性爱后的变异人类会增强实力。

  「不知道吕帆那家伙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也同样的变得很强」想到吕帆的样子,特别是他在自己身上前后挺动的身姿,她的脸上瞬间又飘上了一抹红晕。两腿之间的位置甚至都流出了一点水汽,这让她感觉更加的羞涩。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一想起他居然就有了感觉,怎么会变得如此的淫荡呢」
  所谓哪个少女不思春,珍妮也完全到了怀春的年纪。虽然一直以来的保守教育,让她才刚刚的成为了真正的女人,但是即使是这样,依然心中保有着少女的情怀。

  找出平时穿的衣服,挑选了一番,本来从末日来临她对衣着方面就不是非常的在意。但现在她的心中却产生了一些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变化。慢慢的这些普通的衣服已经入不了她的眼了。一只手阻着下巴,嘟着嘴看着面前的衣服,俏皮可爱的脸上充满着无奈的样子。

  几个纵身起落,珍妮已经从房间的窗户跳出。不一会,又跳了回来,同时手中捧着一个非常大的箱子。轻轻的放在了地上,打开一看,里面全都是哥是各式各样的衣服。

  「呵呵,这回就好了」珍妮微笑着,看着这些华丽的漂亮衣服,眼中亮起了光芒。顺手把先前的衣服丢在了箱子里,方这些衣服放在了原来的衣柜中。
  从中挑选了一件高开叉的酒红色旗袍,满意的点了点头。她的身材本来就高挑异常,再加上无比性感完美的身材,穿上这身旗袍更加显得靓丽无比。一般的西洋人穿着旗袍都会给人一种违和感,但是珍妮是个中西混血,骨子里有着东方人的秀美,所以她穿着旗袍完全都不会有那种感觉,反而更加的添加了一番独有的韵味。

  旗袍的开叉非常的高,基本已经到了大腿的根部。衬托着她修长的美腿更加的性感异常,那对丰满的胸部以及屁股更是衬托的凸凹有致。

  珍妮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非常的满意,她以前从来没有穿过这种衣服,没想到这一穿上居然会如此的完美。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的潜意识里,选择这件中式旗袍就是为了迎合吕帆的Z国身份,这样看起来他们的距离就会显得更近。
  慢慢的夜幕来临,喧嚣的一天就这样终于落下了帷幕。破败的厂房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充盈着一种安详的气息。

  第二天早晨,阳光依然明媚,珍妮充盈的力量让她一晚上都没有睡着,但依然感觉精神抖擞。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心中又想起了那个男人的身影。昨天晚上她不知道换了多少件衣服,但最后最满意的还是那第一件穿上的旗袍,所以现在她的身上也还穿着。

  吃了一点东西,她无聊的走出了住所,在外面悠闲的闲逛着。好多起的一样早的人看到珍妮的样子,眼前都是一亮。他们都知道珍妮是一等一的美女,但没有想到的是,今天的珍妮显得更加的光芒万丈。而且身上的气质也放生了微妙的变化,仿佛成熟了不少,从一个小女孩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

  珍妮也享受着周围人的目光,面带笑容。不自觉的居然就走到了吕帆的住处。看着眼前的破旧厂房,她的脸上瞬间就红了,没想到自己随便走走居然就走到了吕帆这里。她的心中产生一丝的犹豫,不知道自己是应该上去,还是选择安静的走开。

  如果上去,可能会非常的尴尬,她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吕帆。要是碰上那个女人正和吕帆做那种事情,那恐怕就会更加的尴尬了。可是要是不上去就这么走了,她会更加的不甘心,毕竟现在她的心中完全已经被吕帆所俘虏,虽然她现在依然不承认这一点,但是潜意识已经完全的出卖了她。

  犹豫了片刻,还是无法抵御住那种诱惑。悄悄的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没有一点动静,这让她紧张的心也稍微缓和了不少。伸出头看了看楼上的动静,发现依然没有一个人影。这才快步走了进来,努力的稳定住声音,不让紧张的情绪带到声音之中。

  「有人吗?我是珍妮」她连续喊了三声,一声比一声大,但是楼上依然没有一点动静。

  珍妮的脸上漏出了一丝狐疑,自从吕帆回来后,已经有人告诉珍妮他的行踪。所以她才会潜意识的来到了这里,如果这里没有人,那吕帆回去哪里呢?珍妮几个健步冲上了二楼,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吕帆,这让她的心也终于落了地。
  看着吕帆安详的躺在那里,不像是在睡觉的样子。她走近吕帆的身边,又看了看,发现吕帆呼吸正常,脸上的表情也非常的正常。但怎么看吕帆也不像是睡觉,这让她有点大惑不解起来。看了看周围的情况,也不见那个女人的踪影,这使得她的心中反倒好受了不少。

  「吕帆!!吕帆!!醒醒,我是珍妮!」

  珍妮连续叫了好几声,吕帆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依然躺在那里,完全没有一点醒过来的迹象。珍妮这下可着急了,又晃了晃他的身体,依然没有反应。他的身体就如同完全没有力量一般,显得虚弱无比。

  这时珍妮才记起了吕帆当时的样子,恍惚中她记得吕帆的右臂好像出现了什么问题。可是当时因为太过激动兴奋,也没有太注意。这时候回想起来,她才恍然大悟,吕帆当时没准是受了重伤,现在才回变成这个样子。

  珍妮的脸上漏出了一抹担忧,看着吕帆的样子,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的凝重起来。

  「这家伙,怎么会这样,都成这样子了,还这么能逞能。身体不行就不要做了嘛,还是非得要逞能」

  珍妮想着当时的情景,她以为吕帆是带着重伤和自己翻云覆雨的,所以才会心中埋怨起了吕帆。但这种埋怨什么感觉都是一种关切,她已经悄然的爱上了吕帆,这种爱完全是建立在性爱之上的更高层次的爱。

  心中想着,眼角居然已经开始渗出了泪光。越是看着吕帆的样子,她的心中就越感觉自己仿佛亏欠吕帆的。自己当时的样子她还是记得的,要不是自己当时只想着求欢,说不定吕帆也不会伤的如此的重。一种自责的心思在她的心中慢慢滋长,蔓延开来。

  而且这种感觉一旦蔓延就有着收不住的架势,让她完全的把吕帆的伤归结在了她的错。

  「都怪我,我怎么会变得如此的放荡呢?当时如果我忍一忍,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样子了,都怪我」

  在爱情中的女人容易钻牛角尖,越想就越觉得是这么回事。眼泪也流的越来越多,梨花带雨的样子让人怜爱不已。可是吕帆现在完全都无法知道,如果他知道珍妮由于自责在他的面前哭泣,他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样子。但是现在他也只能毫无知觉的躺在那里。

  珍妮就这样坐在了吕帆的身边,照顾着吕帆。吕帆虽然昏迷不醒但是吃饭与喝水完全不耽误,完全可以正常的吞咽。这让珍妮多少也好受了一些,毕竟这标志着吕帆的伤应该不是非常重。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就过去了两天。珍妮虽然照料的他无微不至,但是吕帆依然没有一点醒转的样子。第二天的中午,珍妮喂着吕帆吃完了中午饭,喝了一些水。她收拾完一切,当她回过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吕帆的时候,眼睛一瞬间呆住了。

  只见躺在地上的吕帆的两腿之间,居然鼓起了一个大包。他穿的短裤非常的宽松,所以那个大包也似乎没有受到一点阻碍。

  她的脸上一瞬间就红了,看着那个大包,眼睛直勾勾的。她不知道为什么吕帆在昏迷之中还会有这种反应,这是不是意味着吕帆的伤已经快好了。

  珍妮又开始了胡思乱想,不自觉的下面居然又有了一些湿润,这让她的脸更加的红了。

  「怎么又想那种事了,我是怎么了,吕帆都这样了,我还想着那些事,怎么回事,难道我天生就是荡妇吗?」

  珍妮像着了魔一般慢慢的走到吕帆的身边,脱下了吕帆的短裤。一下子,巨大的肉棒砰的一下弹了出来。一下就弹在了她的脸上,珍妮感觉一丝湿滑的感觉从脸上传来,用手一摸,有用鼻子闻了闻。

  一丝自嘲的微笑从她的脸上露了出来「原来他是要小便啊,也是,他已经两天没有小便了,难怪了」

  看着手上的尿液和面前的大肉棒,一下子缓过神来。眉头不禁一皱,用手打了一下吕帆的肉棒,嗔怪的道:「哎呀,脏死了,尿都弄到人家脸上了」

  打完后,她才后悔的伸了伸舌头,忘记了面前的吕帆还是昏迷不醒的状态。她挠了挠头,从旁边拿过了一个小盆,放到了吕帆肉棒的下面。

  等了一会,粗壮的肉棒依然没有要尿出来的迹象,看着被憋得已经完全硬挺的肉棒,珍妮的心中也升起了一丝不忍。

  经过了一小会的思想斗争,眉头皱了皱眉,咬紧了嘴唇,颤抖着伸出了手。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