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大乱斗】(02)【作者:鬼爷】
【大乱斗】(02)【作者:鬼爷】
字数:902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回

  就这样相安无事,一周过去了,我浴室的一楼左右两边和二楼都开始装修,偶尔也吵的很,影响着我的生意,生意也越来越惨淡。一个月过去了,装修差不多结束了,我想这下可以好好做生意了。

  就在某一天,小惠来到我的门面里,我打量了她一下,穿着依然是那么时尚,她摘下太阳眼镜说道:「生意不怎么样啊。」

  我本着为人和善的回了句:「还行,你有何贵干啊。」

  小惠直接了当的说:「我要入股。」

  「入股?」我不知小惠什么意思,狐疑的问了句。

  小惠低声说道:「我要报仇。」

  「报仇?我和你没仇吧,想要害我?」我装傻冲楞的回了句。

  小惠突然好想意识到了什么,然后说道:「没事,不是,我把你们这里的上下两层的门面都包下来了,你负责经营,我每年只提两成。」看来小惠并不知道我一直在偷窥着她和老朱的战斗。

  我又看看她说:「本店庙小怎么容的小你这尊大佛呢,我自己还喂不饱自己呢。」「没事,你跟着我来看看。」说着领着我出去转了转刚刚装修好的门面,说道:「我们这里旅馆本来就少,而且基本比较破旧,我把这里几间房间改造成旅馆,生意会好起来的,而且每间房间都装修成不同风格的主题炮房,生意一定会很火爆。」

  我有点动心了,说道:「那你知道生意会好怎么自己不做呀。」

  「嗨,我哪懂得经营呀,大兄弟,你看生意好就能赚钱,我少分点不要紧,关键是一直有赚不就好了。」小惠开始和我套近乎了。

  「说的也是,可以考虑考虑,哎?这间房间是什么?」我问道。

  小惠推开房间说道:「总监控室,我们这里就两家旅馆,一家安防验收不合格,一家经营不善都快倒闭了,这里是过道和每个房间的监控,还带录音的。」
  「我擦,拆了拆了,房间里有监控不侵犯人家隐私嘛,真出什么事情人家要告我们的。」我汗了一下,这个不用做那么全面啦。

  「这样啊,好,那随便你吧。怎么样同意合伙吗?」小惠说着。

  我看看小惠继续说道:「你还有别的用意吧,不会那么好心白送我钱吧。」
  小惠马上撤了个谎:「我第一次来,那是你还记得吗?和你一起抽烟那男的,我打听到他是做工程的,家里有人正好做土建生意,想托你帮个忙,牵线搭个桥。」
  我哦了以声,说道:「行,下次我问他下,你看吧我随随便便把人家手机给你也不好。」

  她问道:「他常来吗?」

  我答道:「不定期,有的时候会来蒸下桑拿。」

  她更坚定的说道:「行,既然能合伙有的是机会见到他。」

  我符合到「是是。」

  很快,我和小惠就把合伙的合同签订了。我也找人去把监控房间的位置改了下,改到浴室正门后面的房间,比较隐蔽,门和墙做为一体。找了包工头谈妥价钱要把房间里的那些监控给拆了。

  一天下午,老朱又匆匆来到我这里,递上一根烟说道:「兄弟兄弟,帮个忙,晚上我和工地上同事有事,老婆打电话来找我,就说是和我在打麻将,别把我卖了,下次必定有重谢啊。唉?你生意越做越好啦,店面扩建了?」

  「你小子又要出去鬼混啦,是啊,我这里有个投资人,说搞成旅馆效益好,这不,合伙了嘛。」我点起烟回了他一句。

  这个时候我找的包工头走了进来,说道:「老板呀,我找不到呀。」

  我:「什么找不到?」

  老朱说:「您忙着,别把我卖了嗨,我先走了。」我看着老朱的背影笑着摇了摇了头。

  包工头接着说:「那个你说的每个房间的摄像头实在找不到,房间都装修好了,外面也不可能拆开墙壁破坏装修,顺着线路找,就帮你把线一起接到监控室了,老板,你别被人家给坑了呀,别说装了其实没装啊。」

  「再找找吧。」我随口说了句。

  包工头又说:「找可以,加钱呢。」

  「嗨我说,坐地起价呀,算了算了。不用找了,让它去吧。」

  「唉,您结下账吧。」我付了钱,送走了包工头,看到小惠向店里走来,但看到小惠回了回头向着老朱走去的方向,又离开了。我也没管他们就去新的监控室看了下。

  打开新监控室的屏幕,果然每个房间分列在显示屏上,不时还传出窗外来往车辆的声音。我心想,娘蛋,装的还是窃听设备。这他妈的只知道大概位置,我怎么找拆呀,这他娘个还要把装修给拆了不成。

  算了,再说吧,我又走回前台,算了,旅馆也正是营业了,反正海报也挂出去了,暂时先不管他了。一会小惠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说道:「银总,旅馆开张了,我来看下,怎么样?对了,那些监控都拆了吗?」

  我只得说道拆了拆了,心想以后再想办法吧。然后我又回头说道:「小惠呀,那个你工程项目那谁……」

  小惠忙说:「啊不用了,我已经找到牵线搭桥的人了。」于是我也没有在意,就和她在附近咖啡厅坐下,谈谈经营策略什么的。然后就各自散了。

  于是相安无事,又几个星期过去了。一天老朱找我抽烟聊天,外面随便闲聊着。突然老朱手机了,老朱接起电话听了以后脸色突然大变,说道:「老婆你说什么?儿子给人拐走了?」然后又嗯了几声就挂了电话,然后走了出去愤愤的打了几个电话,走了回来,说:「兄弟,我儿子给人拐走了,帮我找找去。」
  我立马答应下来,然后和老朱分头去找。我们这个城市并不大,跑个来回也就那么两个多小时而已。

  正在我寻找君君的路上看到了晶晶,背着书包被一个民工模样的人抱起,晶晶针扎着喊道:「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我连忙制止到:「站住,你要干什么?放下她。」

  民工显然慌了神,于是放下晶晶就逃了出去,于是我也意识到,老朱的儿子可能是小惠叫人绑走的,老朱也猜到了,于是就叫人也绑了小惠的女儿,也好有对等的筹码。

  我抱起晶晶说道:「晶晶,来,跟叔叔走,叔叔带你去找妈妈。」

  由于我和小惠是合伙人,晶晶自然和我有一定的熟识,我把晶晶带回了旅馆,现在没什么顾客,就给小晶晶开了一间房间说道:「晶晶乖,我打电话给你妈妈,在这里等着啊,房间里有饮料随便喝啊。」说着打电话给了小惠,然后小惠通过电话又和晶晶说了几句,便打开一瓶可乐安抚了下晶晶便又出门去寻找君君去了。
  没多久,我便又在一个小花园中看到君君在和几个混混模样的人在一起玩耍,我便上前说道:「君君,你怎么在这里呀,你爸爸找你呀。」

  君君见到是我便开口道:「淫棍叔叔。」

  我笑笑,开口骂道:「再这样叫我,我可打屁股咯。」

  小混混见状上前来围住我说道:「小子你别管闲事啊,挡了我们的生财之道。」
  我哪是吃素的,上前几下便把那几个小混混揍趴下了,说:「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你们都还裹着尿布呢。

  君君我们走。「」叔叔给我卖可乐。「君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看看倒在地上的小混混,又看看我,说道。

  我说行行,然后把小君君也带到旅馆给他也开了间房间,便打电话给老朱,顺便对君君说让他自己玩,便下楼去等老朱了。

  到了前台。我突然想到,这事情是小惠引起的,她现在来领女儿,老朱也来领孩子,碰到一起麻烦就大了,而且我还把他们的孩子放在同一层,碰到不是自己找麻烦嘛。我便又上了楼打算把晶晶换个房间,可是我一上楼就傻了,晶晶的房间房门打开,里面没有人,靠,不会又被人绑走了吧,我赶紧回到一楼,打开监控室的门,进去翻看监控室的录像。

  原来就在我回到一楼那一会。晶晶吧零食吃完了,可乐也喝完了。走出房间大喊:「银叔叔,我还要吃零食,银叔叔。」

  听到有小孩子的喊声,以为可以有个玩伴了,君君推开房门便走了出来,一看是晶晶,也就没之声,便又回去了房间。晶晶一看是君君也没之声,也回了房间。过来一会,晶晶关上自己的房门跑去了君君的房间。我赶紧把监视画面切换到君君的房间。

  由于是夏天,晶晶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粉色的小袜子配上一双白色的小皮鞋显的十分可爱,而君君穿着一件蓝色小篮球服,下身穿着蓝色休闲7分运动短裤,白色的小袜子配上白色的小球鞋也显的十分阳光。

  晶晶一进门便关了门,说道:「上次打妈妈的大坏蛋,今天我要打倒你,为妈妈报仇。」说着左手叉腰右手一指。

  小君君本来在看电视,也站起来双手叉腰说道:「你才大坏蛋呢,是你妈妈先打我妈妈的,哼,我才不怕你呢。」

  在一片喧嚣和互相指责对方妈妈的不是中,晶晶挥着双拳朝君君冲了过去,君君也举起双手迎了上去。

  小孩子打架嘛,在拳脚相加没几个回合后便改成摔跤的架势,晶晶抱着君君的腰,君君也抱着晶晶的腰,双脚不停的互踢着,把两双鞋子也都踢掉了。在缠抱没几个回合后,君君用小腿用力一勾,两个人横着倒在床上。

  两个人都马上放开对方想要爬起来占据优势,但是晶晶比君君反应快了一点,爬起来后迅速绕道君君身后,双手抱住了君君的腰,把全身重量压在君君身上。
  君君向前一栽,面朝下倒在了床上,晶晶压在了他的身上,双手从背后抱住君君的腰。君君试着扭动身体想要挣脱,晶晶在上面也扭动身体奋力压制着君君。晶晶为了更好的控制局势,把左腿伸在君君两腿之间,然后向左伸开,撑开了君君的左腿。

  君君由于被压在下面无法用出力气,尝试了几次之后便放弃了左脚的动作,然后腾出右腿支撑在床上,试图用力一蹬翻身过来。晶晶显然也看出了君君的意图,右腿盘在了君君的右腿上,两个人的小脚丫已经站在了床上,君君刚想要发力,晶晶就把右脚向外一搅,泄掉了君君右腿上的力气。

  就这样,君君的右脚和晶晶的右脚开始较上劲来,先是比拼了一会力气,两个人的右腿开始不停的左右晃动。君君一有机会便抽出右腿想要发力,晶晶的右腿马上又盘了上来,粉色和白色的小袜子磨的滋滋直响。

  过了一会,君君的右腿终于被晶晶牢牢的盘住,粉色的小脚丫死死压住了白色的小脚丫。就在这个时候,君君撅起屁股用力一顶,同时左脚一用力,把身体翻了过来,晶晶由于力气和注意力都在右脚上,被君君用力一顶整个人从床上翻到了地上。

  就在晶晶站起来的时候,晶晶发现自己的头正好穿过君君的两腿中间,虽然君君将晶晶翻下了床,但自己依然趴在床上,在回头看了一眼以后,君君显然没有放过这个好机会,双脚用力一夹,夹住了晶晶的脖子。

  晶晶用力挣扎了几下,然后也翻身上了床。由于晶晶的用力,君君整个人被翻转了过来,晶晶一屁股坐在君君的肚子上,但脖子依然被君君夹的死死的。君君显然没有要放开的意思,并且微微抬起身体,双手拉住了晶晶的双手。晶晶则双腿一伸,也夹住了君君的脖子,双手也反抓住了君君的双手,两人成了69式。
  在翻滚了几圈之后,晶晶依然在上,君君在下,而两个人的头却越来越贴近对方的小屁股。就在这时,君君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看了看晶晶的小屁股,粉色的连衣裙力那条同样是粉色的小棉内裤,找准了位置,开始用鼻子顶起了晶晶的秘密花园。

  晶晶像全身触电了一样,开始扭动起身体,但双腿依然紧紧的夹住君君的脖子。君君得意的笑了起来,说道:「让你再凶,让你再凶。」接着开始用舌头戳击晶晶的秘密花园。而晶晶也不甘示弱,在脸部摩擦了几下君君宽大的篮球裤以后,将裤腿退到了大腿根部,露出了白色的小棉裤裤。然后在找准方位以后,一口将君君的小鸡鸡隔着内裤含了进去,并含糊的说道:「就是比你凶,就是比你凶。」

  在双方的互攻之下,晶晶和君君的身体扭动的越来越激烈,然后双方头边的床单就湿了一大片,看来都尿出来了。

  双方在僵持了一会以后,君君先开口说道:「我要脱了衣服再打,裤子已经湿了,衣服再破了回去要挨妈妈骂了。」

  晶晶也想了一会,说:「好吧,我也是。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放开。」
  君君说「好,但你如果说话不算数,不放开怎么办?」

  晶晶说:「我们拉钩吧,不放开就是小狗。」

  君君说:「好,拉钩。」

  然后两个人松开一只手拉了拉钩,互相松开了双腿,脱了衣服裤子,放在椅子上,重新爬回了床上,两个孩子赤身裸体,面对面,跪着一点一点走向对方。
  突然,两个人都冲向对方,并抱住对方,在经过几轮翻滚以后,依然像上次在浴室一样面对面,晶晶牢牢的固定住了君君。而这次晶晶先发制人,把自己的秘密花园移动了几下以后一屁股坐了下去,一口吞进了君君的小鸡鸡,并邪恶的笑了笑,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君君说道:「上次被我打败了,还敢再来?」说着也开始向上挺着腰。
  但是看来晶晶这次比上次聪明了许多,君君在往上顶的时候,晶晶也往上提起小屁股,使得君君无法刺击她秘密花园的最深处,而在君君抽回自己小鸡鸡的时候则猛的落下,用自己的秘密花园狠狠的坐一下。

  几回合下来,君君又有点支撑不住了,脸上的肌肉明显有点绷紧了,动作也慢了下来。晶晶则用屁股坐在君君的小腹上,但并没有完全坐死,开始用秘密花园两侧壁刺激着君君的小鸡鸡,每次君君想要刺上去,晶晶就迅速上提自己的小屁股避开君君的攻击,晶晶这方面的优势看来完全遗传了她妈妈小惠的基因。
  君君突然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大吼道:「你耍赖,你耍赖。」

  晶晶笑的更得意了,说道:「你去给我妈妈道歉,我就放过你。」

  君君突然脚用力一撑,想要占据上位,可是双脚却被晶晶的双脚给死死卡住,晶晶也被君君这个举动吓了一跳,停止了秘密花园对小鸡鸡的进攻,双腿努力控制着君君的双腿,两个人的白色小袜子和粉色小袜子不停的摩擦着,叫着劲,两个人也在床上呈现出一个「大」字。

  随着两个人的脚越来越用力,白色的小袜袜和粉色小袜袜的脚趾部分已经十指相扣,嵌进了对方脚趾的缝隙中去了。由于两个人下半身紧紧贴在一起,君君的小鸡鸡也正好可以触及晶晶秘密花园的最深处。

  于是君君放弃了脚上的争斗,用力挺起腰开始磨着晶晶秘密花园的最深处,就是那么一磨,晶晶身体一软,被君君抓住了机会腰部一用力一翻身,又压在了晶晶的身上。这下轮到晶晶被动了。

  晶晶想要撤回双腿,可是无奈十个脚趾还和君君的十个脚趾扣在一起,君君用力夹紧脚趾不让晶晶逃脱。君君也开始用小鸡鸡用力刺向晶晶的秘密花园。
  晶晶在尝试挣扎几下以后,发现于事无补,为了不让君君的小鸡鸡能刺到她秘密花园的最深处,开始像跳肚皮舞一样上下翻滚着肚皮,用秘密花园的上壁摩擦君君的小鸡鸡,君君却刺不到晶晶的最深处。

  这个时候君君慌了,想要往后移动。晶晶却夹紧双腿,并且粉色的小脚趾紧紧夹住君君的脚趾不让他逃脱。

  君君也破釜沉舟,干脆往前一顶,然后往上一顶,开始向上撑晶晶的秘密花园,嘴里还喊着:「让你尿,让你尿。」

  晶晶也开始向下沉自己的小屁股,让秘密花园的上壁顶住君君的小鸡鸡,不停的喊着:「你先尿,你先尿。」

  两个人僵持不下,晶晶的小腹已经被顶的突起了一小块,又是几秒的僵持,两个孩子的下面突然滋出了大量的尿液,染湿了床单,两个人便没有了动静。
  我刚想出去看看情况,便在监视器上看到小惠和贞贞骂骂咧咧的走进来,眼镜男在后面劝解着,而老朱在最后和他们保持一定距离打着电话。擦,怕什么来什么,我还是不出去了,就在这里看看情况吧。

  四个人先后走上了二楼的房间。先上楼的是小惠,由于是夏天,小惠穿着白色的吊带衫、黑色小短裙,黑色的丝袜配上黑色高跟鞋更现出了迷人的身段。贞贞也跟着上了楼,她穿着淡灰色小短袖,白色的蓬蓬裙,肉色的丝袜也配上高跟鞋,身段也不输给小惠,眼镜男跟在她们身后也上了楼,老朱则在一楼大着电话。
  小惠和贞贞一间一间房间的找着自己的孩子,在打开君君房间的门时,小惠和贞贞都愣住了,看到自己孩子一丝不挂的倒在床上,马上上前一脚便踢开君君,想要去抱自己孩子。

  可这一幕正好被贞贞看到。自己的孩子被踢,坐妈的哪能不心疼,贞贞二话不说马上一把抓住了小惠的头发,一只手从背后卡主了小惠的脖子,整个人向前倒了下去,两个人在床上厮打起来。

  小惠由于是面朝下,只能不停的踢着双腿,顶着屁股想要把贞贞给顶下去。两个人上半身虽然保持着压制和被压制的姿势,但下半生却在不停扭动,两双鞋子都被踢掉了。黑色和肉色的丝袜不停互相摩擦,贞贞慢慢的开始盘住了小惠的双脚,就这样僵持了下来。

  两个人上半身在床上,下半身还保持站立,裙底风光一览无余,我惊讶的发现。贞贞居然穿的是丁字裤。伴随不是的扭动,贞贞的性器在丁字裤上来回摩擦,显的有点湿润。

  这个时候眼睛男也进来了,看到这一幕,眼镜男还是上前拉架说道:「别打了,别打了。」但是拉了几下,贞贞卡的挺紧,没啦动。

  小惠也急了,喊道:「妈的,操她,老公,操她。」

  「啊?」眼镜男迟疑了的问道。

  小惠快喘不上气了,声嘶力竭的喊道:「我叫你操她,快操!」

  眼镜男又犹豫了片刻,但看到自己老婆快喘不上气了,便拉下自己牛仔裤的拉链,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兵器,也难怪,没有这样的鸡吧,怎么能满足的了小惠这样的女人。

  贞贞也不甘示弱的喊道:「你敢?」

  可是在贞贞敢字刚刚说出口的一瞬间,她就感觉自己的丁字裤被撩开,自己的小穴被一个巨大的棒槌填满了。「啊……啊……好……好大……」随着眼睛男的抽插,贞贞想要往前躲却来不及了,这是眼镜男也趴到了贞贞的身上,向下不停的猛插,而小惠见到这个几乎也没有放弃,顶住圆润的屁股,不停的抬着贞贞的屁股。三人像叠罗汉一样的在床上不停的上下浮动。贞贞在中间自然是最吃亏的,而且在眼镜男巨大的棒槌的进攻下,也没有力气卡住小惠的脖子了。

  她双手撑在床上,不停的喘息着:「啊……我……我……我操……」然后开始往上顶着屁股喊道:「我的比那么好操吗?」

  可是没顶几下便被眼镜男又插的更深了,不停的娇喘着,看来快不行了。小惠抓住机会从最下面爬了出来,看着自己老公插着贞贞,瘫坐在一旁喘着韵了起吼道:「插死她,妈的,跟老娘斗,老公插死她。」

  贞贞吼道:「我先废了你老公,再干死你。」说着开始不停旋转屁股。可是在眼睛男的巨棒的攻击下,贞贞的爱液一点一点的从两个性器的间隙出飚射了出来。没一会,贞贞狂喊一声,无力的倒在床上。

  这个时候老朱也打完电话进来了。看到这一幕,老朱二话不说,拉起眼镜男就是两拳,眼镜男便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小惠已经喘韵了气,看到自己老公被打晕,跳了起来从背后卡主老朱的脖子,喊道:「上次的帐还没算完呢。」

  老朱和小惠双双倒在床上,两人都是面朝上。小惠騰出一只手,拉开了老朱裤子的拉链,一把拉出老朱的鸡吧,然后双手又卡住老朱的脖子,一双黑丝小脚马上夹住了老朱的腰,双脚开始给老朱进行足交。

  随着小惠小脚不停的摩挲,老朱的肉棒也越来越坚挺,小惠依然卡着老朱的脖子,老朱的脸越来越红已经喘不上气了。老朱只能用一只手,尽量拉开小惠的手,争取多呼吸点空气,另一只手则伸下开始摸索着小惠的性器。

  随着小惠的小穴开始被老朱的手指侵犯,小惠的黑丝双脚也越来越用力,频率越来越快,不一会老朱便射了出来。两个人的动作停住了,小惠一脚踢开了老朱,慢慢的爬了起来,看来老朱也晕了,不过不是爽晕的,看来是被掐晕的,喘不上气。

  小惠慢慢的爬了起来,刚刚想要去抱起自己的女儿,就听见门外有人喊道:「你把我们家老朱怎么了。」

  小惠回头一看,门外走进一个女人,身材高挑,长的也不错。小惠冷冷说道,「你来干什么?」

  这个人是老朱的情妇,名字叫小兰,和小惠是一家KTV的,虽说两人的都长的很漂亮,但是小兰并不像小惠一样泼辣,但也正由于这样的性格使得小惠长期居于KTV头牌,小兰只能做二把手。但是虽然是第一、第二之分,两人的挣的钱确实一个天一个地,因此两个人早就结下梁子。

  而老朱也是通过她才知道KTV有小惠这号人的。老朱知道小惠今天来者不善,所以上楼前就打电话叫了小兰一起过来。小兰一进门便说道:「敢动我们家老朱,今天老账新账一起算。」

  小惠并不意外,找了一块空地方坐了下来,脱下了内裤,岔开双腿,说道:「行啊,我们都是这行的,就按照行规来解决,来吧。」

  小兰关上门也走了过去,坐下并脱了内裤说道:「今天就要给你个教训。」
  我在监视房很纳闷,行规?什么行规,不过后来等这一件事情完了我才知道这个行规的来龙去脉。(等下文再述)

  两个人互望了一眼对方的私处,小惠挺着自己坚硬的阴蒂慢慢逼近小兰,小兰的小穴也开始湿润起来,慢慢张开,露出了她的阴蒂。令人惊奇的是,她的阴蒂奇长,足有小惠的1。5倍长,她也慢慢的逼近小惠。

  就在两人的小穴不足1厘米的时候,两人同时发力,啪的一声,小穴撞到了一起,开始互相厮磨起来。小惠的小穴用力一吸,将小兰的小穴内壁的嫩肉吸入,咀嚼几下,又吐了出来。小兰也用小穴用力一吸将小惠的嫩肉吸入自己的小穴然后用力厮磨几下再吐出去。

  两个人不停的反复着动作,同时阴蒂也加入了战斗,你来我往的互相拍打着。小惠突然绷紧阴蒂向小兰扎去,这个时候小兰的阴蒂发挥出优势来了,由于阴蒂过长,每一次小惠想要扎个过去,都被小兰像鞭子一样的阴蒂给抽开。

  两个人阴蒂互相拍击着给两人都带来了不小的快感。突然小兰改变了策略,阴蒂是「回」字型的,中间那个口是阴蒂,周围是一道皱着,在小惠某一次用阴蒂扎想小兰的时候,小兰夹紧屁股绷紧阴蒂,一下字岔开了小惠的阴蒂,扎在了小惠阴蒂外围的皱着上,然后一扭屁股,小兰的阴蒂像蛇一样的紧紧盘住了小惠的阴蒂。

  这个时候两个人的脸色越来越红润,开始不停的娇喘起来,看来这场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小兰不停的旋转着屁股,阴蒂慢慢勒紧了小惠的阴蒂,小惠开始有点支撑不住了,只能用力绷紧阴蒂,也开始不停的反方向旋转屁股想要摆脱小兰的纠缠。

  小兰哪会那么轻易放过这样的机会也不停的旋转着屁股,勒住小惠的阴蒂。突然两个人都停止了动作,只看见小惠用皱褶用力夹住了小兰的阴蒂,而小兰的阴蒂则死死盘住了小惠的阴蒂,「啊啊啊……」两个人都开始做最后的搏命,两个人的阴蒂绞的像麻花一样。

  突然小惠松开皱褶,两个人的阴蒂马上转着圈散了开来。「哦?……」又是一阵娇喘,两个人都往后一怔,但是小惠马上又绷直了阴蒂扎向小兰的外围皱褶。
  「操死你……」小惠大喊道,小兰已经无法回避「啊……」小惠的阴蒂在小兰外围皱褶不停的画着圈,而小兰的阴蒂由于过长,这是她的优势也是她的劣势。现在她的阴蒂只能在外围无力的拍打着小惠的阴蒂,又是一声惨叫「啊……」小兰泄了出来。

  小惠慢慢的爬起身子,看看瘫软在地上的小兰,啐了口说道:「你永远只能当老二。」说着便穿上内裤找了条毯子抱起自己的女儿,踢醒了眼镜男便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贞贞醒了过来,看到地上的小兰,慢慢的爬了过去,说道:「你就是老朱的姘头吧。」

  小兰也马上努力撑起身体说道:「你想怎么样?」

  贞贞却语出惊人的说道:「我们的帐以后再说,我要你教我,教我怎么搞死那贱女人。」

  小兰看到对方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松了口气说道:「教你可以,我有什么好处?」

  「可以给你钱,老朱在外面沾花惹草我也是知道的,我也不是傻瓜,老朱可以光明正大的分你一天,我当不知道就是了,这个条件够可以吧。」

  小兰想了想说道:「可以。」说着穿上内裤,也走出了房间,又接着说道:「两个星期以后还在这个房间见。想学就一个人来。」说着就也走了出去。一会贞贞弄醒了老朱带上孩子也离开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