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偏偏要做你的M】(4.16)【作者:deltat】
【偏偏要做你的M】(4.16)【作者:deltat】
字数:54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4.16章

  洗完澡后,吴小涵回到了她的卧室里,赤裸着身,让我为她吹干头发。
  她浴后水嫩的肌肤不停吸引着我的眼神,我不得不一直有意提醒自己,要专心为她吹头发。

  我和她似乎都很享受这亲密而温馨的时光——简直像是情侣在一起才会做的事情。

  吹完头发之后,她终于又一次让我直接躺到了她的床上。

  之前的几个月,因为频繁的鞭打,我的背上几乎随时有着还没愈合的伤口,很容易流血,于是,我已经好几个月没躺到她的床上过了。

  还是因为进了医院的缘故,我连续一个月都没有被鞭打过,这得以勉强让后背上的伤口愈合起来,也才终于不用怕弄脏她的床被。

  当然,我躺上床后,吴小涵还是依例用十字背铐铐起了我——只是动作也很是温柔。

  她自己起身去关了灯后,躺回到了床上,正对着我,将我拥入怀中。

  和以往几次与她共眠所不同的是,她这一次甚至没有穿睡衣,是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的。

  那光洁得像打过蜡一样的身体轻轻贴在我的每一寸皮肤上,酥软的双乳紧紧顶着我的身体,让我完全呆住。

  我愣住了,说道:「小涵学姐……你……你不穿睡衣吗?」

  「平时我穿呀,」她说完在我的额头轻轻一吻:「今天我要抱着我的大抱枕睡,自然就不穿了嘛。」

  我被她这番话和额头上的吻撩得神魂颠倒。

  她一边抱着我,一边说道:「其实,过年带你回家让你假扮成我的结婚对象,虽然我家里不高兴,可是,有一瞬间,我自己真的有一点想嫁给你呢。」

  「啊?」我听到这话,有些不敢相信:「我……可是……我不配的。」
  吴小涵也许是听过我太多次这样的回答,也不再反驳,而是调侃道:「是呀,我也不想嫁给一个硬不起来的性无能。」

  见我尴尬地一言不发,吴小涵似乎又稍稍有了羞辱兴致:「怎么了?说你性无能你难过了吗?」

  「没……没有。」

  她用手摸了摸我贞操锁里那疲软的下体,说道:「连被自己的女神赤身裸体地抱着,都还一点也硬不起来,你说你不是性无能是什么?」

  「嗯。」我除了应允这一个字,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她则伸出手,竟从床头柜上摸来了贞操锁的钥匙,为我打开了锁:「不过,既然你都硬不起来了,我就可以放心地解开你的贞操锁了。」

  是呀——我的阴茎完全无法勃起,尿道也早已被堵住;此刻,它真的已经没有任何功能,完全成了一块赘肉。

  它再也不可能成为雄起而攻城略地的战矛,而只能是任由吴小涵把弄的一块可怜的橡皮泥。

  我此刻就像是一只拔掉了利爪的猫,只能温顺地所在在她的怀里。

  她用手轻轻捏住我的疲软的肉茎,揉弄了几下,见我仍然没有半点勃起的迹象,再次羞辱起我:「你的鸡鸡现在要是能硬得起来,我就准你上了我,怎么样?」
  吴小涵心里很清楚,就算是以往我能硬得和铁一样的时候,她允许我碰她,我也绝不会舍得玷污她的——我甚至不太能接受对一直高高在上的她用出「上」这样的动词。

  但她现在说出这番话,显然只是为了羞辱我而已:「怎么了,这都硬不起来吗?就这么不想要学姐吗?学姐这么没有魅力吗?」

  「不……不是的,」我连忙辩解。

  吴小涵明知故问:「那为什么你一点也不硬呢?」

  「因……因为被学姐你踩坏了呀……」

  「哦?」吴小涵用责问的语气说道:「你的意思是学姐对你很坏吗?」
  「没……没有……」我连连否认。

  「那是?」

  「是我……我本来就是个废物,耐不住虐。学姐你轻轻踩了几下,我就硬不起来了,是我没用……」此刻,我说出这番话来,没有半点故意讨好的成分,而全是发自内心的自卑。

  「小废物,」吴小涵说:「既然你这块赘肉都没用了,学姐就帮你掐下来好了,怎么样?」

  「嗯。」我应允道。

  吴小涵便用她锋利的指甲尖掐住我可怜的阴茎,两个手指的指甲尖用力嵌入了我的肉里,让我猛然一下疼得叫了出来。

  「怎么了?」吴小涵装作无辜地问道:「疼吗?不想了吗?」

  「没……没有……」我赶忙说:「学姐你不用管我。」

  她狠狠加力,指甲尖刺破了我的皮肉:「学姐这么掐你,你不舒服吗?」
  「舒……舒服。」我从咬紧的牙关间挤出这句话来。

  「舒服那你叫什么呀?」她继续责问。

  「我……我没有……」

  「又说谎了?」吴小涵这只手还没放开,另一只手的指甲狠狠掐入我的龟头:「明明你就叫了,还说没有?」

  「我……对不起……学姐……我……」

  吴小涵稍稍松开手指,然后再次用力猛掐:「你说,是我这么掐你舒服,还是刚才像打飞机一样握着揉你舒服呢?」

  「都……都舒服。」

  「必须选一个。」

  疼痛十分难忍,我自然只能呻吟着回答:「刚才那样舒服。」

  「哦?」吴小涵说完,竟狠狠用指尖掐了我残存的那个蛋蛋一下,让我肚子里猛然一痛,几乎吐出来。

  她坏坏地说道:「回答错误。再给你一次机会。」

  「那……掐我舒服。」我已经疼得全身都开始出汗了,难以忍受。

  「那,你要不要来求我让你更舒服呀?」吴小涵问道。

  虽是问句,但其实就是命令;我只好配合道:「求求你,小涵学姐,狠狠掐我吧。」

  「真乖,」吴小涵说完,用力一掐:「让学姐好好让你舒服一会儿。」
  我疼得猛吸一口气,咬紧牙坚持,但身体还是忍不住颤抖。

  没想到,她赤手也能这么大的杀伤力。

  她依然是如此令人难以捉摸——上一秒钟还对我无限温柔,立刻便又开始狠狠虐待我。

  还好,我已经习惯了这样巨大的反差。

  而可怕的疼痛没持续多久,吴小涵自己主动放弃了——因为我的下身已经开始流血了,而她显然不希望弄脏她的床,连忙找了纸巾裹住我的下体,就此放弃继续虐待。

  肉体虐待停下来,精神羞辱却没有放下。

  吴小涵说道:「被学姐的手指掐,可能就是你的废物鸡鸡,在床上能享受到的唯一的性生活的方式了呢。怎么样,喜欢么?」

  「喜欢,」我说道:「你不怕弄脏了你的手指就好。」

  「这倒是不怕,」吴小涵说:「不过,话说,你记不记得我刚刚说的——我绝不可能嫁给你这个性无能。现在想想,其实也不可能有任何女生愿意嫁给你这个性无能了,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吴小涵不可能嫁给我——娶自己的女神这种事情,是我想象都从没敢想象过的;就算不讨论「性无能」这一点,我本来也不可能配得上吴小涵;而就算吴小涵不介意我配不上她,她的父母也不会允许吴小涵和我在一起。
  我也当然知道我不会有和别的女生终老的可能性——从决定做吴小涵的M那一刻起,我就确认自己要把一切都给吴小涵,此生都不可能背叛她。

  于是,我回答:「嗯,我知道,小涵学姐。我一开始就想清楚了这样的结局的,我一辈子做你的奴,做你的玩具就好了。」

  也许是「一辈子」三个字刺激到了吴小涵,她竟忽然没有了羞辱的兴致,反而深情地抱紧了我,把嘴唇贴紧到了我的额头上,一动不动。

  「怎么了?」我问道。

  「你真的要一辈子做我的奴吗?」吴小涵问。

  「不然呢?」我有些诧异吴小涵到现在了还要问这个问题,说道:「你不都说了吗?不可能有别人会要我了呀,而我也不可能娶你呀。」

  「可是……」吴小涵欲言又止:「我家里真的要我重新找男朋友呀。如果我到时候真的要嫁给别人呢?」

  「没事的呀,」我安慰吴小涵:「你可以去找男朋友呀。你肯定要结婚的呀,不可能陪着我这个残废过一辈子。」

  「那你怎么办?」吴小涵又问。

  「我肯定就再也不像这样和你睡一张床上了呀。你和他可以过你们的二人世界,而当你想虐我的时候,我就来伺候你们两个,就行了呀。」

  这个答案,很久以前我就在心里想好了,而之前也和她说过不止一次;可是,每次说出口的一瞬,心里似乎还是隐隐地痛了一下。

  吴小涵温柔得几乎令人心碎:「不,我不要。现在,我只是你的。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不会找别的男生的。」

  「小涵学姐,你也是个正常的女生,你会需要一个男朋友的。遇到合适的,你就接受吧。不用为了我而怎么样的。」

  吴小涵听了我的话,只哽咽地说了句「傻」,又转身从床头柜上拿起了一把钥匙,竟打开了我身后的十字背铐。

  我想起第一次在她的床上过夜时,她绑住我时的借口「免得你半夜对我动手动脚」,便开玩笑地问她说:「怎么了,你不怕我乱摸你了吗?」

  「那,我就命令你,抱紧我,不准乱动。」

  我也大胆地将吴小涵温软的身体拥入了怀中。

  从没这样过——我虽然和她同床共枕过几次,可从没有她愿意赤身裸体的情况,从没有我不用带贞操锁的情况,从没有我不用绑住手脚的情况。

  可今天全都凑齐了。

  此刻,我和她真真像是相拥入眠的情侣一般了。

  沉默半晌,她又问了一遍:「你真的不介意我有男朋友吗?」

  「不啊,」我说:「你这样条件这么好的女生,为什么要单身呢?真的,不要为了我搭上你的一辈子,那才是真的不值。遇到好的男生,你就当我没存在过,都可以的。」

  吴小涵摇摇头:「不,我现在没有喜欢的男生——除了你。」

  「也许以后会有呢,一辈子那么长。」我说:「你把我当作M来喜欢,把别人当作男朋友去喜欢嘛。」

  「好了,别说了。」吴小涵说:「现在还是让我好好陪着你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说完,她把我抱得更紧了。

  而我也紧紧抱住她——我的心里总有种隐隐的预感,有朝一日等她真的有了男友,我就再也没可能像这样抱住她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