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妈妈被老总调教】(续十一)【作者:gonglinshishabi】
【妈妈被老总调教】(续十一)【作者:gonglinshishabi】
字数:367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忙碌的日子时间总是过得飞快,感觉并没有过多久,已经到了妈妈来新公司一个月的日子。

  江总的公司已经迈上了正轨,江总也不用像刚开始那样整日忙碌奔波。
  作为公司的老总,自由的上班时间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下午五点半,江总坐在自己家别墅一楼大厅的沙发上,喝着茶,门铃响了,保姆引着刚刚从江总公司下班,还穿着制服的妈妈从门外进来,妈妈在江总面前毫无尊严地跪下,请安。

  「向秘书在我这个公司待的还习惯吗?」江总低头笑问妈妈。

  「还好……」妈妈答道。

  「恩。那我就给老郭打个电话,让你在这多待两个月,哈哈」江总大笑。
  也许看到平时一脸严肃的江总难得像今天这样,妈妈也顿时有些『得意忘形』。笑着接口道:「看来江总是不舍得让人家回去了嘛。」

  听罢江总的脸顿时沉了下来,「你该叫我什么?」

  「是……主……主人……贱奴错了,请主人息怒。」妈妈顿时双膝一软,跪在了江总跟前。

  「看来你最近是有点得意忘形了,衣服脱光。」江总说着随手扔出一个红色项圈在地上。

  不一会妈妈脱了个精光,全身上下一丝不挂,只有脖颈上套着一个项圈,不一会儿,一位成熟美丽的OFFICELADY就变成了一条诱人的熟女狗。
  江总拍拍赤裸着跪趴在自己面前的妈妈,扯着她的狗链拽到了二楼的调教室里。

  这是江总新收拾的地,里面摆放着很多他淘到的玩具,墙上最显眼的地方挂了三条鞭子,红色的,很带感。

  靠着墙的地方摆着一张长桌,桌子最里边用架子架着一根八寸长两寸宽的薄竹板,桌上摆着三盘水果,前面还放着香炉,整日焚着香,不知道供奉着什幺东西。

  「去那里跪着。」

  江总指了指桌子前面的地面,眼睛抬也没抬,对妈妈说道。

  妈妈听话的爬过去,臀部抵着脚跟跪得笔直。

  江总上前一步,站在桌子侧面,背对着妈妈,拿下了架子上的那根薄竹板。
  「啪啪」,江总右手拿着竹板,轻轻的在左手掌心拍了拍,试探了一下力度,然后眼神瞥向妈妈。

  「看来是应该给你立点规矩,不然还不知道你会蹬鼻子上脸。」

  江总语气淡淡,妈妈却刷的一下白了脸。

  是的,她是什幺身份呢?不过是匍匐在主人脚下的一条贱狗罢了,连给主人提鞋都不配,又有什幺资格在主人面前胡言乱语呢?更别说,妈妈一想刚才的事情,脸色更加难看,自己居然还胡乱猜忌主人的想法,自己贱,就把别人想的跟自己一样贱,主人怎幺回事这样的人呢?看来真的是最近的日子过得太理想,脑袋有些飘飘然了。

  「贱狗知道错了,求主人责罚。」

  妈妈表情认真而虔诚。

  「转过来,对着我。」

  妈妈刚刚调整好姿势,江总的板子就抽上来了。

  「啪。」竹板落在妈妈嘴唇上,灼痛感激的妈妈眼泪差点涌出来,不过被她硬生生的忍住了。

  「啪」,「啪」,两个板子一左一右扇在妈妈两边脸颊上,留下两截通红的竹板印记。

  「知道错了?你错在哪里?」江总语气更加冷漠,他狠狠地盯住妈妈的脸颊,手上动作不停,依旧狠狠地抽上去。

  「啪」「啪」「啪」「啪」……抽打声清脆而连贯。

  「贱、贱狗、不、应该、胡乱、臆测主、人的意思,」妈妈努力忽略抽在脸颊上的板子的影响,讲话说的尽量清晰,「还有,贱狗不应该贬低尊贵的主人。」
  江总「呵」的一笑,左手接过板子,右手抡圆糊了妈妈两个大嘴巴子。
  「跪直了!」

  「就这样吧,今天就定为你例行惩戒的日子。」

  紧走几步,江总从墙上取下一根鞭子,用鞭子点了点脚下的地。

  「滚过来,趴好了。」

  江总将鞭子在手中对折,鞭身在另一只手掌掌心点了几下。

  「自己数着。」

  「啪啪……」鞭子夹杂着风声,落在妈妈的背上,臀上。

  本就不是情趣什幺的为了挑起妈妈的欲望,以惩戒为名的鞭打每一下都非常狠戾。

  江总挥舞着鞭子,每一次下落都在妈妈的身上留下一道鼓起的鞭痕,红彤彤的。

  「二十二」

  ……

  「四十九」

  「五十」

  妈妈努力保持着清醒,清晰地报着数,强忍着将到口的痛呼声吞下,妈妈的嘴唇被噬咬的血肉模糊。

  江总收回鞭子,目光凉薄地看着妈妈。

  「你要牢记,作为一条狗,只有听话才能获得主人的宠爱。」

  「鞭打不光是为了惩罚你,更多的是要让你牢记这次教训。」

  「你痛吗?」

  妈妈咬着牙,缓缓点了点头。

  赤裸的身上,遍布着纵横交错的鞭痕,红中带紫,很难看出原本肤色白皙的样子。

  「记住了吗?」

  「是。」

  江总咧唇一笑,忽然提腿一脚踹上妈妈的后背,拿着板子朝妈妈沾染了少许鞭痕的屁股狠狠抽打。

  「一,」妈妈反应过来,赶紧开始报数。

  例行惩戒不是简简单单抽上几十鞭子就完事了的,他的目的,是要让妈妈从里到外都心服口服。

  并不是情趣挑逗所以在又经历了夹指头,滴蜡,踩踏之后,江总才罢了手。
  捏着妈妈的下巴,轻轻上抬,另一只手抚上妈妈红肿不已的脸颊。

  「张嘴。」

  江总直着站起身,拉下裤子的拉链,将阳具「啪」的一下打在妈妈脸上。
  妈妈已然被打的有些神志恍惚了,张嘴含住江总的阳具,舌头反射性的就舔了上去。

  江总伸出两根手指捏住妈妈的鼻子,阳具顺势往外拉了拉,然后一股温热的液体射入了妈妈的嘴巴。

  「喝掉。」江总表情依旧严肃。

  妈妈忍受着反胃的感觉,小口的吞咽着嘴里的尿液,争取不让一滴露出来,喝罢还舔干净了江总的肉棒,舌头舔着嘴唇一脸的回味状。

  「好喝吗?」

  「嗯。」妈妈不迭的点头,「主人的圣水真好喝,谢谢主人赏赐。」

  江总掀开被子,被子下,正有一个反手绑着像个粽子一样的女人,似乎还在睡梦中,嘴里居然还含着江总那半勃起的阳具。不用问,这女人就是妈妈了。昨夜江总玩弄了妈妈半夜,不但没有回家,而是在江总的大床上,居然含着江总的阳具累的睡着了,夸张的是,妈妈的一只巨乳上还夹着一个铁质的乳头夹,上面挂着个铃铛,菊门里还有一个电动跳蛋在不知疲惫地震动着,显然妈妈就这样度过了一夜。江总的大手毫不客气地揉捏妈妈的大屁股蛋子,自言自语的说:「这女人真不可思议,每天这么又绑又鞭打着玩儿,居然第二天就一点事儿都没有了,连印子都留不下。」他肆意感受着妈妈肥硕屁股的肉感,似乎很迷恋的样子。半梦半醒间,妈妈似乎连屁股都成了敏感带,眯着眼哼哼着享受着江总的揉虐。
  「啪」地一声清脆的响声,江总冷不防在妈妈的大屁股上扇了一巴掌。妈妈受到刺激,醒了过来,一看是江总,妈妈忙爬下床来,恭敬地跪在地上,低下头去,亲吻了江总的脚趾,温顺地说:「母狗向主人问安,请主人好好调教下贱的奴隶……」「嗯,」李东应了声,对妈妈说:「起来吧,今天还有正事要做,先去吃个早餐,」说着又一手抬起妈妈的下巴,说:「小母狗,去好好清洁一下,今天要多洗一次,一会主人吃完早餐,要看到你干干净净地在客厅等着我。」
  「是……」妈妈点头答应着,然后向浴室爬去。按照规定,妈妈每天早上睡醒,除了刷牙洗脸之外,还必须清洗身子,然后用浴室中准备好的灌肠器具给自己灌肠两次,先用沐浴液兑水灌肠清洗,之后用清水再一次,保证妈妈后庭的清洁。并且要排干净尿液。妈妈老老实实地按照主人的吩咐,清洗了三次后庭,最后一次时,后庭里流出来的水已经清澈而干净,甚至有淡淡的沐浴液香味了。
  妈妈除去身上的各种道具,规规矩矩地跪在客厅的一个小角落里,等着主人吃早餐出来,最近这几天,江总还在客厅里专门设了一个专门让妈妈罚跪的地方,一般就是在这个小小的角落里等待主人做事,也没办法躲避保姆异样且鄙视的眼光,只有在这里乖乖跪着,等待随之而来的调教。主人给妈妈规定了专门等待的跪姿,地板上有一根固定着的树胶材料的假阳具,在妈妈等候主人的时候,妈妈就面对这个假阳具跪着,低着头高高撅着屁股,两手分别抓着自己的两瓣肥美的臀瓣,努力向外分开,让妈妈的菊花暴露在空气中,妈妈的鼻尖刚好触碰在假假阳具的头上,舌头伸出,品味弄着假阳具的棒身,就这么等待着。

  同时,江总还在屋子的许多地方固定了一些木制和塑胶的假假阳具,比如墙上较矮的地方,卧室的地板上,浴室里的镜子下方等等。而妈妈随时要按照主人的吩咐,使用妈妈身上的各个洞,不管是小嘴,还是阴道菊花去套弄他们,以达到对妈妈内心的彻底淫化。

  这次并没有让妈妈久等,不一会,江总就从餐厅走了出来,妈妈一丝不挂就这么保持着跪着等候的姿势,居然下体已经湿透了,滴滴晶莹的玉露从妈妈两腿之间留下来。翘起屁股跪着的姿势让我的两瓣丰满臀肉张开,淫穴和屁眼都暴露在空气中,偶尔有清风吹过,下体凉丝丝的感觉,让她的屁股兴奋地轻轻发颤。
  「骚货,舔个假鸡巴都能湿成这样?」江总走出来,看到妈湿漉漉的下体,笑道。随手在妈妈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道:「好了,今天我有些事情要出去,你这骚货就在家等着,不用去上班了,回来会让你好好表现表现你的下贱的。」
  妈妈连忙答应。

  江总去处理公司的事宜了,过了半个小时,妈妈手机响起一条短信提醒,是江总发来的,妈妈看完任命般叹了口气,再过一会,只见妈妈直直地跪在别墅门口,两只乳房上用带着锯齿的钢夹夹着江总的内裤,小穴已经被一个粗大的带着颗粒的电动阳具深深插入,在疯狂扭动着,就这样痛苦并快乐着等待江总的归来,期待着新的更加下贱的调教。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